Archive for the ‘行摄匆匆’ Category

【第二个在美国的中秋】

星期一, 09月 28th, 2015

2013年的中秋我也在美国,好像还是个工作日。
在San Bruno上完班跟同事坐班车回三藩市区,
她带我去她家参观,还爬到她屋顶,看了会儿大圆月亮。

今天,体贴又甜蜜的澍同学订了曼哈顿游轮,带我坐船赏月。

阴云密布的曼哈顿下城,感觉能看到月亮的机会很小。
 

 

而西边新泽西方向,则出现了短暂的粉色晚霞。
正好船靠近了自由女神像,赶紧咔嚓上这个完美的角度。
 

 

船掉头回东河的时候,月亮正好升起来了。
可惜渣iPhone只能拍出这种效果,后悔没带大相机来。
 

 

甲板上的人们有庆祝生日的,结婚三十周年的,订婚的,
节奏流行音乐飙起,大家热情奔放地扭动身体。
凉风吹起,我抱着澍跟着人群摇摆。
 
嗯,希望每个中秋都能看见圆月,每个中秋都有彼此陪伴。

 

 

【美国生活第二周】

星期一, 07月 13th, 2015

难得一个周日早上,天气晴好,鸟语花香,能静下心来写点东西。

已经上了两周班了,被爸爸问及什么感受,我说没什么,一切都很熟悉呗,
不过也在尝试着改变生活习惯,早睡早起,加强锻炼。

从这周三开始决定早起跑步,7点起来,10分钟换衣,跑跑后山上有条来回大约三公里的路。
那是条绿树成荫,且非常安静的路,靠山的一侧是有钱人的大宅院和草坪。
4月份来的时候数次看见可爱的小鹿们在那里吃草,所以我的晨跑多半是为了能再次与他们相遇。
可惜,坚持了两天,什么都没有看见。

澍买了个大功率的榨汁机,什么都可以搅碎了打,跑步回来的早餐通常是蔬果汁或五谷豆浆。
周四早上我拖他起来一起跑,直到下了点小雨才决定回家继续做室内燃脂运动。
满头大汗的同时也觉得皮肤变得白里透红,再洗个澡,舒服地喝点果蔬汁,他就载我去火车站。

美好的早晨也会被破烂的美国铁路系统搞砸。
那天我们到了车站一看时刻表,发现8点半的那班莫名取消了,下一班要到9点12,极度郁闷。
这趟火车在早高峰的间隔是半小时,我要坐到纽瓦克再换另外一班进纽约然后再转地铁。
整个上半过程要1个半小时,突然感觉回到了当年在北京住亦庄去五道口上班的节奏了。
火车旧,慢,还贵,单程到纽约Penn Station要9块25美金,
加上2.75的地铁费,一天下来我的交通费就要20多刀,让上海悉尼的交通费都靠边站吧!


------------------------- 每天上车的火车站,很乡村的感觉吧 ----------------------------

 


————————————— New York Penn Station Subway ———————————

 

到了公司一般都10点以后了,赶不上早饭是预期中的。
好在也没什么人管我,Lyzelle是我的同事,但目前我们坐得比较远,我来的早还是晚她也不知道。
Manager Rachel在芝加哥,跟纽约还有1小时时差,所以我只要不太过分,都没问题。
这两周的中午都跟伟杰混着吃饭,他是2年前我们在台湾招的同事,当时就是接替我的工作,所以比较熟。
他最近三个月在纽约做rotation, 顺便找了个职位tranfer过来,好跟他在伦敦的女友近些。
摸出些规律来:11楼的餐厅最好吃,但人也最多,8楼的餐厅有阳台可以坐出去,5楼的常常有寿司。
嗯,饭搭子接下来一个月要回台北了,我有必要展开雷达认识更多的人了。


—————————— 8楼餐厅的Mid Town View—————————

 

由于住得远,平时生活确实很两点一线,下了班赶地铁火车回到新泽西村里就7点多了。
夏天还好,通常日落要到8点半以后,冬天的话可就惨了,天黑了还可能不安全呢。
这就牵扯到我们要搬家的事。
澍之前要买的房子出了些贷玉枕纱厨款的问题,有可能因为那公寓的类型不好贷玉枕纱厨款而买不了。
我们昨天又去看了些Jersey City其他的房子,一边等贷玉枕纱厨款消息一边做买别的准备。

周末时间就都是自己的啦。
上周恰逢美国独立日放假,我们去了一次Jersey shore海边,还去一天费城历史文化游,很充实。
夏天的新泽西海滩比我预想得要好,上次是初春来的,去了一趟长岛,非常萧条,
以至于我对这边海滩的预期非常低,十二万分舍不得澳大利亚蓬勃的海岸线。
不过Seaside Park算是补偿了我的期望,后来我们还买了海滩椅,阳伞,冲浪板等,下次再去玩。
 

 
 

 

虽然美国总体来说比澳洲脏乱差,但还是能时不时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友善,
或者是一些小细节让你觉得生活很美好。
比如下雨的下午坐电梯下班被同轿厢的大叔关心没有伞小心被淋湿哦;
比如坐Path时站着昏昏欲睡被左边的黑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叔拍醒指给我一个座位让我坐;
比如第一天上班在地铁里随我一起进入车厢的四个黑人开始唱阿卡贝拉,超级好听,cheer up your whole day.

嗯,保持一颗向上的心,在哪里都可以随遇而安吧。

 

 

 

【新西兰跨年之旅】

星期二, 01月 13th, 2015

 

2014至2015的跨年,我们在新西兰,这个大约成型于去年7月他来时的点子,

10月份开始一起计划行程,买机票,订酒店,规划娱乐项目。
总共十天,南北岛兼顾,2500多公里,一路湖光山色,纯净美满。

 

—————新年第一天路过Lake Pukaki,天气晴好,库克雪山在我们手间 —————

 

 

———我最满意的一张抓拍,背景是国人称呼鲁冰花的野花,像瘟疫一般蔓延 ———

 
 
这个神奇的岛国,几乎涵盖了所有标志性的地貌:
雪山,冰川,湖泊,河流,大海,草原,森林,火山,地热...
我们也用尽了所有的运气:
看到了蒂卡普湖的银河夜空 —— 仅在那里待一晚,前后几天都是多云或阴天
直升机带我们登上了Fox冰川 —— 来回开车将近600公里去西海岸就为了爬冰川,天气给力,不然白跑一趟
皇后镇的五星半山湖景房 —— 所有酒店都订满,靠airbnb又赚到一次最棒性价比的体验
皇后镇跨年烟花秀 —— 当晚气温骤降下大雨直到11点30,整点时却云开雾散正好观赏烟火
高空跳伞和Kayak因天气差取消了 —— 塞翁失马的是回悉尼第一周就听说北岛有个跳伞的飞机坠毁了
哦还有,刚回来第二天南岛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城附近又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了...

总之,人生截止去过的最东也是最南的国家,见证了我们的第一个新年。
照片和视频记录下来的光影远不及那些深刻在脑海里的点滴,
我们在旅途中结识,为爱奔波在旅途,最美好的,便是一起享受旅途。

 

 

 

【Peace and Prosperity】

星期二, 10月 14th, 2014

这个星期我在新加坡,拜最近的re-org所赐,来到这个亚太sales hub领教一番高效节奏。

连续两天7点多自然醒,洗澡换衣服化妆,蹬上高跟鞋挎上包包提着电脑走出酒店。
迎着已经开始闷热的朝阳跟身着各色职业装的人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下等红绿灯,
然后随着绿灯快节奏的催促声分流进各个大厦里。

神态自若地在大堂接待处领取访客卡,
刷条形码告知电梯编号后排队等待——轿厢里只有开门和关门两个按钮。
我们的办公室坐落在29-32层,餐厅位于30层,
大扇玻璃窗外是形态各异的高楼,在那个角度看起来如此逼近彼此;
另一边的远处是濛濛的蓝色的海,万吨级货轮们或停泊或缓慢前进,
旁边填海出来的集装箱码头吊臂林立,
一派忙碌繁荣,又怡然自得的样子。

吃到了久违的中式早餐,鱼片粥,蒸饺,炒面,烫青菜,
餐厅里白人,印度人,东亚面孔各占三分之一,普通话随时都能听到。
见了新team的同事,还有以前team一些常在视频里见到的同事,熟悉又亲切。
新老板是印度人,比视频里看起来要小只很多,但是人很nice,不bossy也不micro manage.

故意订了些好玩的会议室去跟同事开会,拿着手机上上下下一通拍:

 

上周日自己逛圣淘沙岛,在那个鱼尾狮塑像里看完5分钟关于新加坡的卡通简介后,
得到一块小金币,上书peace and prosperity,
这是新加坡的使命和愿景,也同样是他们已经拥有的美好的当下。
这个不管从硬件还是软件都让我觉得无比像香港的城市,
一直都充分利用它的优势包容更多的文化和冲突,
而香港,则还陷在跟中央斗争的泥潭里,眼看金融中心被上海一点点抢走...

Long live peace and prosperity to you, my Asian's world city!

 

 

【817我们在路上】

星期一, 08月 18th, 2014

8月17号,我们一路开了560多公里,一起领略了澳洲大陆最南端的沿海公路:The Greate Ocean Road.

我说,你知道吗?去年此时,我刚刚经历了痛苦的分手,陷入对自我对生活无限的否定中。
他说,好,那么今天我们就该庆祝一下,你用了这么短的时间,走上正轨了。

于是,在晚上快要开回到墨尔本时,
随机找了家印度餐厅,两个不会喝酒的人点了酸奶和无酒精的cocktail,举杯。

大千世界,纷纷扰扰,我们在各自的世界迷茫了那么久才找到彼此。
这一路有你,海洋,森林,大风,雨水,夕阳,星光。
谢谢你喜欢我这个话很多的乘客,愿这一路一直都有你。

 

———————————————— 十二门徒  —————————————————

 
 

 

 

———————————————— 伦敦桥  ——————————————————

 

——————————————— 大洋路随处是景  ———————————————

 

 

 

【Sydney Here I Come】

星期一, 06月 2nd, 2014

感觉像是无缝对接,我都在悉尼办公室上完一天班了。
早上6点半起床,Drew跟我约了7:23在码头见,Gosh,鬼佬都爱早起!
可关键是新家还没有网,导致我此刻还在office蹭网,发完这篇就滚回去睡觉。

三天了,悉尼给我的印象真是不要太好!
但当然除了自然环境,亲切的朋友和熟悉的同事更让觉得自然和舒服。

Stephi和她帅气的老公接上我的当天,我就回想我真是前世修的什么缘能让今生碰见如此nice的couple.
房东Vicki人也超好,新家被布置得很贴心,连锅碗瓢盆,勺子筷子刀具都一应俱全!
Stephi还给我买了烧水壶,果然深知国人走到哪都爱喝热水的习惯在我这里也贯彻得很彻底!

下了飞机后的我一刻也没睡,到新家放下行李就跟Stephi 去了city.
凭良心说,咱也是去过纽约和旧金山的人了,好歹北京上海也混过几年,
但悉尼的downtwon真是不错,满分十分打个九分也不为过,
干净整洁不说,也很热闹,并且现代化程度也高,配上深秋的凉意,特别舒适。

我们就徒步从city走到Circular Quay, 走到歌剧院下面拍了游人到此一游的照,
然后搭火车去了东部的Bondi beach, 脱了鞋走上沙滩,
夕阳西下,冲浪的人,休憩的海鸥,让我觉得很梦幻。
海滩上来后的街区也很优雅 ,像是那种欧洲小镇的感觉,迎着夕阳,捧着冰淇淋,梦幻程度再加一等。

————————下午3点的Bondi Beach ———————

第二天睡了懒觉,起来去逛超市买些必需品,发现食品货架上的东西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幸好还有泡面,唉,可惜我家厨房还有烤箱呢...女汉子真是干捉急呀~~
下午决定自己走去码头坐船去公司,试一下路线和时间。
到了码头正好来了一辆船,冲上去后没多久发现方向反了,船员大叔好心讲解,
于是港口一小时游,倒是发现一些不错的角度和view拍大桥还有歌剧院。
就是那天风太大,真切感受了下南半球的冬天。

——————— 坐错船却意外发现好风景 ———————

到了Pyrmont又转悠了好久才找到office, 竟然连个明显的Logo都不挂,真是低调!
没有Building pass 保安不让进,扯了半天皮才上来,一堆未读邮件也懒得看,只顾着跟他FaceTime.
晚餐被Vicki邀请去她的家宴,算是庆祝端午,
她家竟然在离公司走路就5分钟的地方,非常高大上的意式公寓。
粤式大厨的手艺真是不错,能提前享受到公司大厨的私房菜,嘿嘿,不是谁都有机会哦!
刚从北京回来的Brain因为太累没有来,其实他就住Vicki隔壁,
我们这几个人是在不同情形下认识,然后又在这里相聚,是超越任何语言的缘分相连吧!

———— 羊肉锅炸鱼和螃蟹———————

今天呢就是第一天工作,因为来得早,Drew带我先逛了我们这个大楼,
热心地介绍各种他觉得fancy的地方。
9点左右等其他同事陆续来了,开始收获一波又一波的拥抱,还有三个美女的大香吻。
没有尴尬没有距离,相识两年多了,视频会议再频繁,也不及真人站在面前亲切。
这是我爱的感觉,剥去辛苦工作的外衣,不分种族地与同事和睦相处,并相互欣赏。

—————— 一节地铁车厢用做会议室————————

————— 某角落露台有吊床 ——————

——— 电梯间装饰成地铁列车的样子 ———

天气太好了,要不是我太累太困,我一定要去露台坐坐,
或者,带着运动装备来,就沿着码头跑个步也行。

—————— view from our building ——————

这么多年下来,也真的练就了这么一种随遇而安吧。
默默给自己点个赞先~

【Incredible India 完结篇】

星期六, 12月 24th, 2011

关于印度这17天的一些有趣或能够深省的点滴:

1.印度的基础设施真的不好。
第一个周末同事的朋友开车带我们去Rishkesh参加他亲戚婚礼,
那里离Gurgaon也就不到250公里的路程,
他的两厢现代车载着我们走了将近8个小时!
路就像国内的国道,且越往北路况越差,
要时不时给驮着一大摞干草的拖拉机让路,
或是等待调转方向的牛车驶入正轨...
当然,走的这条路也只经过一个收费站。

2. 他们的环保意识也不高。
中途Astushi在路边小卖铺买了两瓶百事和几袋膨化食品给我,
吃完喝完后我留着空瓶子和包装袋,
问他们有没有垃圾袋,一会找地方扔了。
他们说,没事啦,这里是印度,no rules!
于是抢过我的空瓶子摇下车窗果断地扔了出去...
然后转头笑着对我说:see?This is India!
我很无语...希望这只是他们为了给我证明印度没规矩的示范而已,
也许私下他们还是不会这么做的吧...

3.因为有信仰,人民还是很善良。
最后一个晚上,Kavita从班加罗尔飞来见我,
我们一起去一个Punjab餐厅吃饭。
在外面排队的时候看到有个雕塑很好玩我就去照相,
顺手把包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拍完后就忘了包包这回事,想起来的时候以为应该还在车里,
可吃完回车里发现也没有!我开始慌了...
因为第二天晚上我就要坐飞机回国了,我的护照钱包都在那个包里!
由于吃饭前我回过一次酒店,同事说有可能你的包没带出来,
但我一直都随身带包的,怎么可能会忘呢?但是包到底在哪里呢?
只能抱最后的幻想:回酒店看看吧。
结果真的在酒店!大堂经理看到我们进门就走上来说,
你是不是丢了个包,有人捡到送回酒店了!
我那叫一个兴奋啊!送回我包包的人就是那个餐馆的老板。
他在我的包中发现了我的酒店房间门卡,于是就好心送回酒店了!
他给酒店经理留了电话,我抱着听筒激动只会说thank you了...
事后Kavita很镇定地说,你很幸运,也许你包里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但我真的愿意相信,是因为他们有信仰,发自内心地做善事。

4.Gurgaon office有个坐得离我很近的AM,叫Vineet.
他很cute,我老说他长得像卡通人物,大眼睛大鼻子的。
后来他就爱给我起外号,Chinese woman! China Town!
我都笑着答应了~
某天,他很郑重地跟我讲了个笑话:
有三个中国人去美国工作,一个叫Ju,一个叫Lu,一个叫Fu,
他们想要起个英文名字,于是,
Ju选了个名字,叫Jack,
Lu选了个名字,叫Luck,
Fu呢....? 他坏笑地看着我...

【Incredible India-4】

星期一, 12月 19th, 2011

我想我还是不够勇敢。
不然,在印度的第二个周末,就独自奔去Agra看泰姬陵了。
这个念头其实也挺好实现,只是我后来被两件事stuck住了:
第一,印度同事的时间观念比较弱,事先计划没跟我沟通好;
第二,我没钱了!没有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没有卢比,美金和人民币也弹尽粮绝了!

关于第一点,印度人不守时他们自己也承认了,几乎都会迟到,
但我最痛恨没有计划到时候看情况,或有计划没跟我沟通清楚,
所以导致我最后一个周六窝在酒店上了一白天网,
第二天的新德里观光之行他们也都突然临时有事不陪我了,
最后司机叫了个导游陪了我半天,最终导致第二点我的不满。

关于第二点,直到现在我还耿耿于怀,
不是我没带够钱,是在第二周的周日去新德里逛,
被那“黑”导游“骗”去购物,买了三条巨贵的stole和天价明信片,现金几乎用光!
当时的我也不知道怎么魔怔了,不懂得拒绝,
完全可以不买或再砍价的嘛...这钱给那导游和奸商还不如给路边的乞丐呢!

好了,以上是我仅有的对印度人的不满,
除此之外,感动的地方还是挺多的,会另开贴细述。

上照片吧,德里的sightseeing,
我前后去了两次,都在新德里:

巴哈伊灵曦堂,也叫莲花寺,酷似悉尼歌剧院。
巴哈伊教是个很新的教派,在全球有七座灵堂,新德里的是最新的一座。

Old Fort.
新德里的古老城堡,夕阳映衬下略显温柔。

India Gate

在印度门跟前的广场上,导游帮我找了个做Mehendi的妇女,
因为之前看同事Divya画了这个在手上很美,就决定有机会自己要搞个。
其实就是国内的指甲花,碾碎放到一个类似挤蛋糕花的工具里画在你手上。
很凉,且画好后要端着你的手半小时,直到晾干,
剥落掉渣滓,暗黄色花纹就印在皮肤上了,能保持半个月。

印度总统府外的雕花铁门,衬在暮色中,华丽丽地美呀。

透过其中一个小孔看里面。

Jantar Mentar
一群古老的红色建筑,将印度人对日月星的轨迹变化融入到历法中去。
测量时间,预报天气,观察星轨,它号称新德里的天文台。
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它长得像颗倒置的心形图案哇...

我所站的建筑是太阳历法,对面的是月亮历法,即中国的农历。
这是个蹩脚导游的讲解中我依稀能分辨出的部分。
其实很想找相关的中文文献去看看这些古建筑具体测量的方法...

这只鹦鹉实在太可爱了,窝在那个小洞里发呆,
我已经走得很近去照它了,它漠视我。
印度的动物都好福气,活得很自由悠闲,不怕人的也居多。

Qutub Mintar 顾特卜塔
这是印度的世界遗产之一,建于1193年,高约73米,是伊斯兰教艺术的精品。
我到达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该地离机场不远,头顶就是繁忙的航线,
几乎两分钟就有一个航班飞过,看我正好把握住了这个瞬间。

近看,尖塔自下而上逐渐变细,塔基直径15米,而到了塔顶直径仅有三米。

旁边的遗迹在橘色的灯光下显得不那么幽森了,
反倒像个东南亚SPA的门庭,呵呵。

其实我最想去的是旧德里,那里更市井。
红堡,月光集市,胡马雍墓,还有很多slums,
或者我会被小偷洗劫,被奸商欺骗,迷路在灰尘满天的肮脏街道里,
但那里却是有更真实的生活场景,会让我更铭记这段旅程。
但我的司机,Raju,他不愿意去,嫌堵车,怕麻烦,
于是我连地铁都没机会坐,来去都在他的白色两厢雪佛兰里窝着...

【Incredible India-3】

星期一, 12月 12th, 2011

恒河漂流是我没有想到项目。
窃以为,这么神圣的水,怎么可以允许漂流玷污呢,
我们在漂流时确实还看见岸边有圣人在打坐冥想修行,
真是于心不忍啊,我们在河中大喊大叫地...

这是在漂流店门口,准备出发,要开车去上游9公里处。
我们把鞋脱了留在店里,Ankit说你最好也把袜子脱了,不然都会弄湿,
我开始还扭捏了一下,还是脱了,谁想到最后都泡水里了。

右边有个简陋台阶可以下到河岸,我们没有鞋,这原始的地面巨扎脚哇!
后来还是漂流店的小弟把拖鞋借给我穿了,感激不尽!

准备开漂,合个影先!
我们都好像要下井的矿工。

过了一个激流勇进的险湾后,裙子已经被溅湿了...

漂到这个相对平静的水域,Ankit开始怂恿大家跳水,
我是个立场这么不坚定的人...于是下去了,一分钟就上来了,太TM冷了啊!!

之后又有一个激流,无数大浪打来,真是“爽”翻了!
到了个有峭崖的地方,那里有个伸向河水的石崖,是个跳水的好地方。
有一船人在那里聚集吆喝,纷纷跳下。
我实在是除了冷,没有别的感觉了,同船的人也要跳,
但就Ankit自己成功跳下了,我缩在一个小瀑布旁边喝了一小杯奶茶。

天渐渐黑了,我们划过了一个吊桥,和一堆华丽的寺庙。
两边青山静默着,一轮未满的月亮已高悬,
像个梦一样,我怎么会在这里?

再然后,我没有换洗衣服,Ankit跟村民说了一下,
借用某家的房间让我去那里换上他的大T-shirt.
Astoshi开车把我们带去Deharun坐通宵回德里的大巴。

永远忘不了凌晨4点的德里某汽车站,
脏兮兮冰凉凉的雾笼罩着,穷苦的人们或坐或卧在候车亭下,
连个真正意义上的候车厅都没有。
小贩,拉客的黑车司机,到处乱窜的大老鼠,混杂在一起,
Ankit在一个摊子上买了奶茶,摊主好心地递给我个塑料凳子坐,
我借他的手机,发了条微博...

嗯,现在想想,也就是上周这个时候的事呢。

【Incredible India-2】

星期四, 12月 8th, 2011

上周末过得很奇幻。
先来说说周六这天。

我被带去了Delhi北部200多公里的小城市,Rishikesh.
在Google Map上看,这个地方离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其实已经很近了,只有不到300公里的距离!
之前跟Ankit说我想看恒河,正好他一个朋友的叔叔周末结婚,
婚礼举办地Rishikesh就离恒河很近,于是他就邀请我一起去。

在国内,200多公里的路程,开车走高速也就是2小时的事儿,
就算走的不是高速,4小时也能到了,
但在印度,路况很差,不过人家这里过路费也便宜。
我们上午11点左右出发,晚上9点才到...
当然,7点半左右我们先停在Har Ki Pauri,
在那里看每晚都会举办的一个恒河宗教仪式Aarti.

恒河是印度的圣河,在圣河区域是不能抽烟喝酒的。
Rishikesh地区是恒河流经的上游,水很干净,粉绿粉绿的。
很久没有见这么奔腾且干净的自然河流了...

到达Har Ki Pauri时已近黄昏,人们开始纷纷向圣地涌动。

这是用来盛装盛水的塑料容器,Ankit说,maybe all of them are made in China.
我说of course yes.

这是类似许愿河灯的东西,各种花瓣和燃烧的蜡烛放入圣河

我们也买了一个,但这玩意一到我手上,蜡烛就熄灭...

接下来就奔赴婚礼现场。
路上我问婚礼几点开始,他们说其实也没准确时间,因为流程很长,会闹到半夜...
到达Rishikesh后我们先找酒店放东西。
这就是我们住的酒店,设施比较简陋,我自己住一个房间,要了三张毛毯盖还嫌冷...

婚礼照片奉上:
新郎28岁,是当地学校的老师,新娘比他小两岁。
这并不是富裕家庭的婚礼,场面不及电影里那么花哨。

婚车。Ankit告诉我,黄色牌子的都是出租车,
我告诉他在中国,结婚租的车都得高级些,people wanna show off...

门口装饰了很多彩灯,供应餐饮的院子也是布满彩灯,
对了,maybe they are all made in China!

新郎在等待打扮中的新娘出场,旁边是类似牧师的人,在给他祈福。

舞台右边是跳舞的人们,各种传统印度神曲交替播放,男人们跳得很high...

婚宴也是流水席,我喜欢这个馕,后面的哥们在那里现场烤制,很酷!

新娘出场了,亲朋好友一拨拨上去跟他们合影。
他们非要我坐中间,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张奇怪的合影,真正的主角看似都不开心...
他们不知道我这个外国人在这里搅和什么,呵呵。

没有领佳节又重阳导致辞,没有主持人起哄,连双方父母寄语的环节也没有,
客人们来来往往,吃饭,跳舞,合影,据说相同环节还要在女方家搞一遍才over...

很累的一天,回宾馆裹好毛毯就趟下了,
期间听见窗外有工人在卸货,噪音吵了很久,最后还是因为太累而昏睡过去...
第二天Ankit告诉我,他的两个朋友半夜又去婚礼现场跳舞了...真有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