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琐碎美好’ Category

【太多回忆写不完】

星期日, 11月 23rd, 2014

终于有时间有心情坐下来写写东西了。

29年来过得最丰富的生日月。
前两周在美国,新泽西,纽约,奥兰多,迈阿密,基维斯特,干龟岛,山景城,旧金山。
他带我看他工作的地方,常去的超市,
为了迎接我先去试吃过的餐馆,还有想了很久终于能有机会一起去看的风景。

东部正值深秋,漫山遍野层林尽染,美得不可胜收,
有天晚上他带我去他家后面的山上看到野生的小鹿,惊喜不已!

南部却还是热带气候,晴朗潮湿,
借他去奥兰多开会的机会,我们去了环球影城——念叨了好久的哈利波特城堡。
那个周末我们去了Key west, 美国大陆最南端的一系列岛屿,
墨西哥湾宁静的落日,airbnb面朝大海的泳池,干龟岛白沙红堡的浮潜,都特别棒。
可惜我皮肤开始过敏,搞到回了东部开始大面积红痒,甚至生日前那晚几乎没睡。

西部,加州,总是凉凉的舒适的温度。
专门开车去了第一次我们见面的地方——苹果总部的停车场,哈!
带他跟我的同事吃饭,他也带我见了他的朋友。
还去了他曾经住过的房子,曾经的公司,
甚至还有280路上他天天路过的观景台却从未停下去看的风景。

最后一晚在金门大桥上,我们分别感叹——
都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却都是第一次真真正正走上这座桥。

哦对,还有生日,陪他在奥兰多过的第一个生日,
还有我在纽约帝国大厦上过得最后一个二字打头的生日。
当晚回家看完How I met your mother最后一集,两个天蝎座相拥感慨...

真的太多回忆了,已经回来一周了我还能清楚地记着好多细节。
15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和紧接着的紧张工作状态,让我剩余的时间都补睡眠了。
但玩儿心依旧不死,这个周末又跟同事蹭Jarvis Bay的活动,
导致除了沙滩晒太阳和两个短途Bush walk外,我都处于在车上昏睡的状态。

最牛的是,去了这么多地方,干了这么多事,没有用一天年假!
攒着!再过一个月,开启跨年新西兰之旅!

 

 

【蓝楹花的春天】

星期日, 10月 26th, 2014

新加坡回来的这一周变得很疲惫,早上都处于睡不醒状态,
轮渡一次也没坐,懒得走去码头,就在家门口几步路的地方等公车,
纵然到了city下车还要走去公司,貌似也比从家东岸码头要近些好像。

悉尼说热就热了,满城开满了蓝楹花,Jacaranda, 蓝紫色的,高高地盖在树冠,
还有风吹来的落英缤纷,甚是动人。

我的厨房窗户外不远处就有这么一棵Jacaranda,
每天早上躺在床上望过去就能看到,给新的一天带来些美好。

————Balmain 每天早上路过都忍不住停下片刻感叹 ————

———————— 悉尼大学医学院教工楼外 —————————

在新加坡的第三身上开始长湿疹一样的疙瘩,在胸前,又红又痒。
回悉尼这一个星期就好了,一点印子也没留。
还是湿热的气候让我起反应了,干爽的悉尼自动治愈。

昨天中午跟Charlie吃饭,我之所以能调来悉尼其实是因为去年他的离职。
来了5个月了到现在才主动约他,老朋友见面叙旧,八卦完了所有同事以后,说到悉尼,
I would consider somewhere to live if Sydney isn't so great,
but in contrary, I feel nowhere to go, 他说。
他是有希腊血统的悉尼人,他爱悉尼的理由,大概就像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人爱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一样。

真的,这里真的太好,尤其是看到国内朋友分享的雾霾照片时,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恩悉尼的大自然,或者感恩自己,有幸见证这般人间天堂。

————————紫色喇叭状的花瓣落英缤纷——————————

 

 

 

 

【Got Cancelled!】

星期三, 10月 8th, 2014

昨天上午我们都收到了一封名为A hard decision的邮件。

期待已久的Las Vegas之行取消了!
大家炸了锅地讨论,然后内部那个自动生成搞笑图片的Memegen被一轮抱怨的怒火占据:

 
 

 
 

 
 


 
 

 
 

 
 

有时常想在这家公司待久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它有所有大公司都有的问题,
流程长,拖沓,尾大不掉,执行不力,决策层可能听不到下面的声音,
但也许听到了也没有什么对策改变它因为好多事已经积重难返。

另一方面,它在壮大,全球几万员工,分布各地的办公室,能组织出这些东西实属不易,
它的便利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你,无声无息地植入你的日常生活。
如果没收了我的Mac Air, 没有hangout, 看不到YouTube,
连不上gmail,打不开Google Drive, 恐怕我真的要难受一阵吧。

好在还有一些平台可供员工自己调侃,比如这个Memegen.
就是一些简单的动画或电影截图,你可以敲上去你想说的话,然后post出来。
吐槽归吐槽,我在counting days to US, 即便公司取消了我也要自己花钱去。
新老板也挺通情达理地准许了,因此我也没什么愤可泄,
倒是先准备好接下来一周新加坡出差的东西,然后enjoy难得一次一个人的小旅行。

 

 

【一人食,在他乡】

星期六, 10月 4th, 2014

直到现在我还是一个不愿意独自在餐馆吃饭的人。

不管就餐的人是多还是少,
落单的你或被吵闹的人群包围或因顾客太少又不得不被服务员特别关照,
你点餐时的忧郁——想吃的东西总是分量太大一个人吃不完,
用餐时的焦虑——埋头苦吃还是边刷手机边故作轻松,
若是偶尔忘带手机,天哪,你都不知道等餐还有吃饭时眼睛该落在哪里才比较合适...

所以有外卖这种好东西,单身懒人的移动食堂。
最早在香港读书时,公寓楼下2条街外有家叫甜心美食的小饭馆,
22块钱一荤两素的自选菜+2蚊钱的米饭,是我们经常睡到晌午去打回来的午饭;
还有在上海,几乎从不做饭的周末也是靠附近一家必胜客养活,
网上直接下单通常30分钟后就有人敲门送进来,因此我家攒了超多必胜客的叉子纸巾什么的。

在Google这快三年的时间里,被公司餐厅的星级服务喂养得足足的,
在上海那两年还逐渐发展了一帮饭搭子,一日三餐只谈风月不聊正经。
偶尔碰上他们出差或饭点开会,都会觉得这一天不够尽兴。

来悉尼这5个月了,很难找到国内那种一呼而上同去吃饭的感觉,
饭搭子也没停止发展——早餐和2个财务的华人,午餐就基本和上海来的Burney一起混,
通常还会饭后出去散步,晒晒太阳,逗逗海鸥。

远在美国San Bruno office有个华人小姑娘Grace,
她发起了一项活动叫做Google Greet, 目的就是减少员工自己在办公桌前吃饭的频率,
加入餐厅被预订好的meet up table, 通过吃饭聊天,结交新朋友。
我曾去查过她的活动明细,悉尼office还真有两个ambassadors,
可从来也没见他们发起过活动,于是我的勇气也就到此结束了。

没有了办公室的免费三餐,也没有特别安排活动的周末,
看着昂贵的外卖单,我决定真要开始学着做点东西了。
也算是受了澍的影响吧,他说他曾在一年中做的每顿饭都不重样——
以他自己做饭的频率,和天生的超市比价能力,
我几乎没有怀疑过这句话,都在他来悉尼陪我的一个月中totally领教了。

想想自己真不是个女人,以前还老嘴上自嘲不会做饭心里暗暗鄙视那些只会做饭的女人,
现在呢,嗯,会开始打心底里反思自己,要回归到女人该做的事上。
也许真的是这段关系让我有了这样的改观,那么的确是好事吧。

于是就有了在大周六早上7点半自然醒,8点爬起来兴致盎然地做鸡蛋饼的事情。
幸好他不嫌弃我,对于我的积极电话求助耐心指导,很多第一次尝试都还不算差。
 
 

 

Never eat alone是件多么难办到的事。
我想有天我真的可以克服在公开场合独自吃饭的awkward,
但不嫌繁琐地买好食材调料在家大动干戈地做一顿哪怕只有自己享受的晚餐,
也许才是我今后应该努力的境界。

 

 

【一个人的周日】

星期日, 09月 28th, 2014

尚好的周日春光,如果还在家窝着犯懒,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起床,洗澡,做早餐,换上轻便的衣服和鞋,涂上SPF30的防晒,我决定要去Wason's Bay.

可事情比我预料得要糟糕—— Circular Quay的人潮汹涌,快跟国内春运一个架势了
工作人员在码头抱歉地跟大家解释,开往Wason's Bay的船不让上人了。
那么去南边那个National Royal Park? 结果今天track work,火车也停了。
好吧那么就去Bondi吧,我带了本书和信笺,真不想就这么悻悻地回家。

事情又有转折—— 在坐去Bondi的火车上发现如果提前一站下,会有公车开去Wason's Bay.
好,那么我还是按原计划吧,虽然比原计划到达的时间整整晚了一个小时。

面前是广袤的大海,在中午暴晒的阳光下泛着白浪,还有三艘观鲸鱼的船停在不远处像是发现了鲸鱼。
我摘了朵小黄花,沿着悬崖峭壁边的trail走,看到这个木质栏杆上刻满了留言:
 

——————— iPhone5的微距感觉还不错哦 ————————
 

在一堆XX love XX中看见了这句someone loves you,顿觉很有诗意,
正好合拍了最近在听的Jason Mraz的新歌Love Someone.

 

 

Love is a funny thing
Whenever I give it ,it comes back to me
And it’s wonderful to be
Giving with my whole heart
It’s my heart receives your love
Oh ain’t it nice tonight we got each other
And I’m right beside you more than just a partner or a lover
I’m your friend

When you love someone
Your heartbeat beats so loud
When you love someone
Your feet can’t feel the ground
Oh shining stars all seem to congregate around your face
When you love someone,it goes back to you
 
 

吹吹海风,走走路,停下来坐在草坪上写信,再继续走,找个长椅上看会儿书,再走去海滩的岩石上继续看。
如此消磨周日的时光,还真是来悉尼后的第一次呢。

这样的独处也许是必须的,不需要照顾谁的意见,关心TA是否喜欢,走走停停,发现些小美好,与自我和平。
 
 
 

【万万没想到】

星期四, 09月 18th, 2014

下班时刻,提着电脑挎着运动包慌忙往码头赶,已经6点34分,还有4分钟船就到了。
在Wharf 7门口跟一群打扮时髦,有点聒噪的年轻人擦肩,
还瞟了一眼其中一个漂亮的华裔女孩,她正用夸张的动作跟同伴说着什么。

30秒后,他们突然追上我,呈半圆状把我围住。
一个男生冲上来说可不可以耽误我一下,他们要录个像。
我迟疑,看了一眼码头,说我要赶船耶~
另一个女孩说没关系,就十秒钟,可以吗?
我点头,正想问他们要录什么,那个起先跟我说话的男生突然扑通一声跪下!
抓着我的左手说:would you marry me?
我!了!个!去!右边一个女孩已经举起手机开始录了。
其他人在忍着笑看我的反应...
我瞪大眼看着下面的男生,他也是个亚裔,穿着紧身白背心,很入戏地等我回答。
他又说,我知道我还太年轻,可是我希望你答应我!

我笑了,大方地说: well, then where is my ring?
周边围观他的朋友也都笑了,他先是假装摸了下口袋然后开始解左手的手表。
我,我没有戒指,但我可以把这块手表给你可以吗?
我装着生气做了一个甩开他的动作,说,
No, how many times I have told you that the only thing I care about is the ring?!
Woo-hoo! 大家都笑了,男生也起身跟我致谢,然后一窝蜂地跑开了。

其实今晚本来是要去上jazz课的,因为中午顶着烈日大老远跑去拿护照,
还没下班up手环就显示我已经走了1万2千步了,觉得太累,遂坐船回家。
嗯,要是我真去跳舞了,也不见得能碰见这帮人吧。

他们是学生么?表演课的作业吗?
录好的这些视频会剪辑成一段影片上传到YouTube吗?
还是无聊整蛊,拉着路人表演求婚来锻炼胆量。

呵呵,好在我也是open的人,配合就配合得投入嘛!
只可惜人生第一次被求婚就这么浪费了...

包包里那个刚贴好新的美国签证的护照似乎在跳动,
太平洋那边有人可能会因此不高兴哦~~ >_<</p>

 

 

【天涯共此时】

星期一, 09月 8th, 2014

早上起床,窗户上结满了水汽。
拉开窗帘,天哪,整个城市被浓密的大雾笼罩,从未有过!
能见度也就估计不到50米吧,空气里飘着细小的水汽。

轮渡停航,只得赶绕远路的公车。
心想这个中秋该是连月亮都难看见了吧。

好在天公作美,中午就云开雾散,碧空如洗了。

傍晚六点,快走到Pyrmont码头时看见一轮超级大满月缀在暮色即将四合的城市上空。
我端着手机冲去水边,一个 白人小帅哥也在往那边跑,我对着他喊,你也要拍月亮吗?
他说是啊,那么大!我说今天是中国的中秋节,他边拍边问,那你们一般都要干什么?
家庭团聚,一起吃饭赏月,还有吃月饼。
哦,我见过你们的月饼,昨天还在超市看见呢。
我笑了笑,站定拍了好几张,收起手机跟他道别。

下船后发现月亮已经升得更高了。

下图的这个位置是有天他接我下班,我们一路讨论月相,
我不明白为什么人在地球总是看到月亮的同一面,他给我做演示。
他说你是地球,你自己慢慢地自转,我来当月亮,我跟你速率一样快地绕你转。
于是我俩在那儿傻傻地转...

这就是那个我们打转的地方。
那个斜坡的半山腰,能看见海港大桥,和一汪海水。
那天他给我示范了半天,他扮演的月亮如果不是那么转,我看见的应该是他哪一面。
你看,我要不自转,你看见的我是这样,他边说边直直地走向左边,一脸认真地看着我。
我扑哧就笑了,太可爱了吧你!
啊,我懂啦!恍然大悟了一下,顿时觉得对不起中学地理老师...

而今天独自在明亮的月光下走到这里,回头望望大桥和海景,无不怅然。

 

 
世间万千的变幻/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哪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躲雨】

星期五, 09月 5th, 2014

大老板要生二胎了,大team也要re-org, 今晚是大老板的farewell drink.
吃了两个炸春卷和半盘子薯条,跟鬼佬们插科打诨一会儿就赶船回来。

走在Darling street突然就下起雨来了。
这段时间的悉尼一直这样,时晴时雨。
我跑了起来,雨越来越大,记得某处有个车库,于是拐下去避雨。

一个白发老奶奶带着一个5,6岁左右的小姑娘也在那里避雨。
我冲进去的时候她们看着我,老奶奶说,it's freezing cold, isn't it?
我笑着说是啊,我以为都春天了呢。
然后她们俩就在一边耳语,大约1分钟后,一辆SUV停在外面,轻声鸣了下笛。

Here it is, 老奶奶说,领着小姑娘走出去。
开车的司机摇下窗户对着我这边喊:do you wanna a lift home?
我没反应过来,老奶奶在雨中回头又重复了一遍,
还补充了一句:Don't be afraid, we are safe.

赶紧笑着说谢谢不用了,I am good, 雨等会就停。

雨小了一点后我就出来继续走,走着走着就哭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哭起来很舒服,很放松。
也许是感动陌生人的热情,也许是同情自己忘带伞被雨淋,
或者根本就没什么原因,情绪就像着阵雨一样来得快也去得快。

这种机会其实不多,基本也只会独处的时候出现,
不需担心别人的眼光,不用照顾别人的想法,
自在地给情绪一个出口,很快就修复好了。

【澳洲的鸟】

星期三, 08月 27th, 2014

Stephi说悉尼的冬天基本在进入9月后就差不多结束了,
这八月的最后一周一直淹没在雨里,温度有些上升,但一地的残枝败叶,还是有冬天的感觉。

昨天早上上班路上看到一只彩色鹦鹉,落在Darling St.某户人家的花园围栏上,
一个穿毛衣的男人站在花园里温柔得挠着它,它也不躲,很享受的样子。
一个父亲带着要上学的孩子路过,停在路边看着,我也停下拿手机拍。
小孩问,它为什么会在这里,男人说下雨把它打湿了,不过它看起来还挺兴奋的。
后来我拿照片问同事这是什么鸟,他们告诉我这叫Rainbow Lorikeet, 一种吸食花蜜的彩色鹦鹉。
哦,对,我真的见过好几次它们在开满花的树冠上啄着花蕊,嘿,真棒。

中午吃完饭去楼下遛弯,在常去的那个码头看到一只挺大的水鸟独自游着。
一会扎个猛子潜到水里,好半天才从另一端浮出来,嘴里叼了条鱼,仰着头找合适的姿势下咽。
等它停上岸边后,我想凑近去拍照,它张开翅膀顿了顿,貌似发现我了,
顿时又跳进水里,贴着水面低低得快速飞走了。

有个周末在Manly,我和他看见好几只白色羽毛淡黄色头冠的大鹦鹉在居民区嬉闹,
停在某家阳台上,又飞到电线上,叫声异常洪亮。

更不用说随处可见的海鸥,鸽子,白鹮(俗称垃圾鸟)还有大概类似八哥那样的小鸟了,
帆船课那次在fish market还见过两只大鹈鹕在水里游荡,
它们自由,悠闲,有时贪婪,还冒傻气,
在国内恶劣自然环境下待久的我,真心喜欢看到这些可爱的生灵与人和平共处。

哎呦,想起以前姥姥家养过的八哥乐乐了,
希望它转世投胎能来澳洲,像这些鸟儿们一样过自由快乐的生活。

【Sailing Graduation】

星期六, 07月 12th, 2014

最后一次帆船课,才觉得自己真的有掌握点风向和船的速度,方向的关系。
上周和这周的课都还是在我们Balmain西北部的水域活动,
主要都是在练习转方向,加速,辨别风浪等基础。

刚在YouTube上搜了些视频,结合今天教练在白板上画的图,
我这个物理一向不好的孩子,算是大致搞懂了how does a sailboat work.
呵呵,我也曾经白痴地跟这个视频里的大多数人一样,
以为风从后吹才是帆船前进的动力,但其实,与风吹来方向成45度至90度才是船前进的方向。

 

另外,Rudder和central board在水里正好跟帆的作用力相反,
也成为了平衡船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人也要坐在跟帆被吹起相反的一边。

 

Mainsheet则起到加速和减速的作用,
Loosen mainsheet是减速,更准确的说其实是against风的动力,从而使船不被吹得那么快,
而收紧mainsheet就会令风作用在主帆上的力量加大,而后推进船前进。

还有一项技能是我没搞懂的,就是看远处过来的浪来辨别风力,
从而预判如何操纵主帆来避免船颠簸和倾斜。
教练甚至能根据那层层叠叠的浪倒数,然后exactly掌握那股正好吹到我们帆上的风。
我真是一头雾水——那些浪看起来乱七八糟的啊!

Anyway, 我们都survived,也很开心,尽管拿不到什么正式的license,总归是长知识滴。

————————————

为了庆祝大家“毕业”,我们在Drew家里BBQ.
他也是租的房子,就跟我隔一条街,一室一厅,加个很赞的阳台!

 
他从昨晚就在准备独家汉堡秘方,我在一旁跟他烤,玩得不亦乐乎:
 

 

暮色下的大阳台,他说其实看朝阳更棒!

 

 

 

Tesh带了他做的蛋糕,Robyn现烤了cookies, 我和David买了大樱桃和香肠,吃得撑死。
天彻底黑了,感觉一大片乌云从西边过来,我们转移回房间。
大家边参观他们的客厅摆设,照片,纪念品,边聊各种话题,美剧,属相,星座。
觉得西方人的生活方式的确很自由,不买房,到处旅行,
Drew和他太太是大学里就认识的,两人看起来仍旧在热恋状态一般,羡煞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