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琐碎美好’ Category

【Hey Celine】

星期四, 11月 12th, 2015

终于到了这一天,把这个经营了十一年的地方搬家。

Hey Celine, 是我花了不到一周建起的新家,如果你还在关注我,请移步:

https://www.heyceline.com

搞了个好记的域名,真正把那里当一个个人网站来运营,前提是squarespace不倒...
我请朋友测试过了,squarespace在大陆没有被东篱把酒黄昏后墙,可能打开有些慢,但是我有很用心设计哦~~

今天是我三十岁的生日。
十一年前还是个刚考完高半夜凉初透考的学生,坐在家里用联想1+1家用电脑ADSL网线申请了这个博客账号。
感谢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让我有地方回味,也因此交了不少博友,甚至即将一起走入人生下一段的男友。
787篇日志,没有结束。

祝我生日快乐!

 

 

 

【第N次搬家】

星期日, 08月 30th, 2015

真是记不得第几次搬家了,这些年到处漂泊,总算可以搬去一个暂时稳定的地方了。
周五中午澍去和中介,律师等签好合同,我们的房子才算正式落定。
下班后我坐火车到Secaucus, 这会成为我今后日常通勤的火车站,他接上我,一起去了新房。
我们坐在空荡的房间,我拎起钥匙,跟他自拍了一张,
嘿嘿,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才开始呀亲爱的,我说。

是啊,接下来要操心的事更多,搬家,装修,没有一样不头大。
我们现在的房子9月份就不能住了,所以这个周末必须搬去新家。
从昨晚开始我们就在收拾东西了,今天又几乎是一整天。
中午已经将收拾好的所有衣物运去一趟了,明天他会租辆厢式货车,
叫了两个男生朋友,彻底把剩下的一口气全搬过去。

新家还需要装修一些部分,厨房,和卫生间都比较旧,几乎要打掉重换。
客厅一角有个壁炉,样式也很老旧且占位很大,我们也想改动,
我们都没有任何在美国装修的经验,所以决定花钱请个设计师来规划一下,
然后再找工人按要求装修——这里人工很贵,分开找估计会省钱。

不过要面临的是装修期间我们依旧要住在那里,澍说这样好起到监工作用,也方便他们有事联系我们。
我虽有不情愿也没办法,毕竟他的顾虑是对的,只是如果到时真的受不了什么粉尘或味道,
他答应我们一起去曼哈顿住几天躲避一下就好,哦耶,我也有借口可以住住城里了。

时不时有新期待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很累很开心是个不错的状态。

 

【有幸为母校忙碌一次】

星期一, 08月 24th, 2015

这真是个忙碌的周日,而且都跟厦大有关。
早上及中午在华盛顿桥下的公园参加厦大大纽约地区的烧烤活动,
2点半赶到曼哈顿公司履行带团义务,分三批带领30位教职员工参观我们的办公室。

之前在悉尼混过几次校友会的活动,奇怪的是除了七八十年代和2010年之后的两批人,
几乎很难找到跟我年纪相仿的,已经在其他渠道认识的不算,感觉断层得很厉害。
究其原因,可能是九十年代和2010年之前的人都没怎么留下,或不屑参与这种活动,
老一辈的多半都快退休,有时间,新过来也想借机networking,认识点人,
就是我们这类夹心层,可能是忙事业,可能是回国了,总之不活跃。

因此对美国的校友会也没太大期待,那个微信群里的实名一看就觉得也挺断层的。
不过今天还真不错,认识了几个大概小我3-4届的学弟学妹,蛮优秀也蛮有想法的。
美国的学校多,纽约的工作机会也多,的确吸引了不少国内的学生来深造和就业,
尤其是金融行业,很多都是“矿工”(Quant),量化分析师,听起来很高大上但不知私下加班心酸有多少。

之后带了三拨团可真是把我累惨了。
联系我的老师就是以前漳莫道不消魂州校区导游队的老师,现在我重操旧业,全凭自己学,无人培训。
要先把公司介绍词打印出来,自己跑去去4楼实地走了一遍,看看每个点在哪停留要说什么。
又跑下大堂登记他们的名字,看门的黑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叔帮我一一打印名牌,我要笑容可掬地应付他一幅不耐烦的表情。
三躺下来1小时10分钟,都没来得及喝口水。
有几个老师要跟我合影,说回去给我写个杰出优秀校友的报道,
呵呵,我说还是别了,就是个打工的,要是我自己开的公司,估计还能算个杰出。

反正是我自己揽的活,怪不得别人。
倒是挺长知识的,比如说我们这个楼是曼哈顿第四大的办公楼,比帝国大厦的平方英尺还多,
比如我们这个楼是1932年建的,2010年我们花了1.9 Billion买下来的,等等。
现在我是对4楼的整个楼层了如指掌了,至少走错电梯和门的情况不会再发生了。

渐渐地已经觉得自己不再喜欢social和被关注了,
但依旧愿意做一些不带太多目的的帮助,帮助完成,我能满足,到此为止,
至于要不要再进一步,完全取决于之后是否有缘分。

今天加了一堆校友的微信,说实话很多并不是主动的,
不见得都是同道中人,一推半就总是无奈。

算了,任务完成,在没有空调的办公室打完这篇,回家吧。

【5.31.2015】

星期日, 05月 31st, 2015

悉尼一周年,2014年的5月31号早晨,我到达悉尼。

今天Rebecca订了Vivid Sydney观光游船,请我一起看。
遥记去年刚来时的第二个周末还自己冒雨端着相机跑去歌剧院去拍Vivid Sydney,
而现在,在看show之前,我的主要任务是在家把美国签证的DS160表填好。

悉尼的一整年,由各种活动拼凑,对于短期停留的visitor而言,正好尽享一年的完整体验。
6月是Vivid Sydney, 著名地标的奇幻灯光秀
7月8月是Christmas in July, 去年在蓝山意外经历了!
9月10月是春天,可以去郊外看油菜花
11月有满街绽放的紫色Jacaranda,还可以摘樱桃
12月是夏日圣诞,跨年烟火,全城狂欢
1月是去海边游泳冲浪潜水的最佳季节
2月中国新年的大游佳节又重阳行很欢乐
3月有Mardi gras大游佳节又重阳行,开眼界的“彩虹盛世”
4月复活节,Easter show农展会,还有Anzac Day.
5月可以去蓝山看红叶,层林尽染的最佳季节

于是,一个轮回就这么结束了。
于是,我基本都享受了,留些遗憾的小尾巴满足地离开。

——————— 今天傍晚昙花一现的晚霞 ——————

 

 

————————————   Vivid Sydney from the cruise  —————————————

 

———————————— Vivid Sydney at Circular Quay ——————————————

 

——————————————— 明月当空,虹桥横卧 ————————————————

 

—————————————— Firework at Darling Harbor —————————————

 

 

 

 

【An Unexpected Great Night】

星期四, 05月 21st, 2015

 

Excuse me, is there any bus here to the town center?
一个穿黑风衣,身高跟我差不多的亚裔中年男人问我,
在晚上7点50的Balmain码头,整船人都下完了,他拦住了最后一个走出来的我。

Oh, we don't have bus here, where do you want to go?
I...uh...is there any shops and restaurants around, or a town center?
Yeah, you can go straight through that street and reach Darling street, that's the town center.
But how long is gonna take?
About 10 or 15 minutes.
我看他好像不熟的样子,就主动提出带他走过去。

边走边聊,知道了他是家住墨尔本的新加坡人,a senior banker,
最近被公司派来悉尼常驻,想要找我们这个区域的房子租。
今天是第一次坐船从情人港过来实地看社区的。

哎呦真是巧,我这儿有房啊,我三个星期后就要走了,房东正愁没人续住呢!

So do you mind show me your apartment?
Hmm...OK, But it's a really small studio, you can have a look first. Let's go!

于是我这没心眼的傻姑娘就带着几分钟前才认识的陌生男人回家了...

当然我也不是真傻,因为这人看起来真不像坏人,且不是那么高壮,万一有诈,我也能打得过,呵呵。
带他看了下我的房子,看起来他没有很满意,但他想了解更多这个社区的情况,
就邀请我一起找个地方坐坐,带他看看公车站在哪,餐馆超市都在哪。

好,反正不陪你我也准备出去自己散步,那就走走吧,我心里想。

我带他走上Darling street,我们在一家我常去的越南餐馆坐下。
我说我吃过了,就喝点水好了,他就点了几个鸡肉串,继续聊起来。

他有五个孩子,最大的已经24岁了;
他挣着非常高的工资,60%的工资都用来交税了;
他成长于并不富裕的新加坡家庭,懂得年轻时候辛苦拼搏才能换来之后优渥生活;
他喜欢这里的人们的价值观——尊重所有的劳动者,不分贫富贵贱,他要让他的孩子们学到这一点;

我说我在这里住了快一年了,
haven't made any friends until you!
我也不记得上次跟一个陌生人用英文聊这么久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好像是三年前在帕劳,酒店大堂认识的那个美国的private jet pilot.

两小时候后送他上了回城的公车,交换了邮箱。

嗯,挺有意思的一个晚上。

 

 

 

【学会了才真有乐趣】

星期五, 04月 3rd, 2015

 

这次飞来美国先是赶着和澍以及他的朋友们滑雪。
他这几个朋友可是杠杠滴滑雪爱好者,每年都要去些滑雪胜地体验。
去年2月底我跟他们去了Lake Tahoe, 那里离湾区不远,他们经常周末去,
之后他们还去了科罗拉多的Vail, 全美最大最好的滑雪场。
今年他们计划的是来犹他州的盐湖城,这里举办过2002年冬奥会,也是滑雪胜地。

 

 

我从三藩转机,下午到达盐湖城,同以往一样,撑到晚上9点多睡,一觉醒来就把时差倒完了。
第一天上山花了两个小时温习了下犁式的基本动作, 然后就上绿道了。
Park City的最长的绿道是3.5miles,要坐两个lifts上到山顶,
对于我这个十分初级刚把基本动作搞定的人来说,别提滑得多辛苦了。
期间各种摔就不说了,关键是不会用轻松的方式滑和停,
大概每200米不到就要歇一下,不然大腿和小腿肌肉紧张得生疼。
那个叫做Homerun的绿道,我第一整整折腾了两个小时才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上山,雪场刚开门,他们拿机器刚铲过雪,
雪道上留下的是一道道犁过的印子,而且还结成冰,非常难滑。
澍把我带到另一个绿道,要叫我平行滑,那里又窄又陡,把我摔得啊,唉,不提了。
不过,神奇的是,也就是经历过那一段,到了下面跟Homerun汇合的大道时,
我渐渐地琢磨出平行滑的要领了,会拐弯了,会刹车急停了。

于是他就带我又上到山顶,开始蓝道。
我还算争气,在这个他也没滑过的蓝道摔得不多,动作要领都有在被贯穿。
后来我们又滑了一遍这个蓝道,半途他去一个黑道了,我自己也安全地滑到底。
最后的最后,我们从Homerun一路下到底只用了35分钟,我一跤未摔,甚是自豪!

 

 
 

澍一直陪着我。
陪我滑这对他来说无比简单的绿道蓝道,在我多次摔倒叽歪叫唤,甚至哭鼻子时,
他一遍遍耐心地扶我起来,跟我解析刚才动作哪里不对,顺便再鼓励几次。
我说你别捧我了,我知道我自己有多烂。
他说当然得说好话得要有耐心了,不把你教会,你怎么能体会它的乐趣,
还有,如果以后我要想再去滑雪因为你滑不来不能带你去,多遗憾。

离开前,同行的一个女生问他,你美眉对于明年我们要组织去瑞士滑雪有啥意见吗?
只要是出去玩,她从来没意见,澍说。

呵呵,好,你还真是找对我的心理开关了,知道我最吃这一套。
老娘的学习天赋和运动天赋可强了,来吧,明年争取上黑道!

 
 

【助人为乐的轮回】

星期日, 03月 8th, 2015

 

每次租GoGet都不顺利,这不,这次是轮胎漏气。

下午租了5小时车带爸妈去Palm beach,
自己也向往好久的海滩,据说一边是大浪滔天的太平洋一边是平静如湖的小海湾。
拿车前也没仔细看外况,一路折腾到那边已经是下午4点。
停车场一个老大妈坐在另一辆车里对我说后轮胎瘪了,
我们一看,果然有点,虽不至于特别瘪,但已然有塌陷的样子。
这可怎么办!赶紧给澍打电话,他那边已经夜里12点,幸好还没睡,
给我支招就是去附近的加油站找气泵打气。

我还挺镇定,既然来了也停好车了,不然我们先去玩,一会走了再去加。
于是一个半小时去了两边的沙滩又爬到了山顶的灯塔,
心满意足照了相,下山才来去解决车子的问题。

最近的一家加油站有5.4km,小心翼翼开过去后,停在一个油泵前。
隔壁一个胖胖的白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叔在给他的SUV打气,
我停车过去问他可以不可以帮我的车也打一下,因为我没打过不会...
他过来看了一下,说,你这胎有问题,即便打完了一会儿也漏,得换。
于是叫我打开后备箱看有没备胎,然后让我倒到另一边他来帮我换。

整个换胎过程40分钟,他一人忙得满头大汗,我们也插不进手。
我跑去旁边便利店给他买了一瓶水,还跟我妈商量要不要给他钱,
完事后递给他水和纸巾擦汗,提到给钱,他摆了摆手,一脸不屑。
跟我们挨个握手说have a good trip,自己开上他的SUV,走了。

安全开到家后我发了个朋友圈叙述此事,
有同事留言说这是你当年在上海开车送几个澳洲人回酒店的回报。
哦,对哈,我都忘记这件事了!
翻出2年前的微博,2013年8月19日,
那晚我加班从环球金融中心出来碰见几个要打车的外国人,
我就offer自己开车送他们回酒店,他们住虹口,离我浦东的家一点不顺路。
事后他们也想给我钱,我没有收,但也没他们的联系方式,只记得他们是墨尔本人,
其中一个女的还说,欢迎你来澳洲玩,we can drive you home.

好吧,我相信这是助人为乐的轮回吧!
谢谢提醒我轮胎瘪了的大妈,更要谢谢这个帮我们换轮胎,甚至救我们一命的大叔。
你们让我对澳洲的留恋又多了一分!

 

 

【One Week Break】

星期三, 03月 4th, 2015

大病折磨了整整2个半星期后,女汉子又回来了。

给爸妈报了个中文旅行团去新西兰南岛玩6天,所以这周我自由了!

周一上午租车送他们去机场,一路提心吊胆不顺利,停车又花了不少钱,
折腾到10点半才回到公司上班,觉得脑子跟灌了铅一样沉。
撑着工作了一会渐渐好转,下午有劲了还去瑜伽了一小时,很久没伸展了,甚是痛快。
晚上回家还有心情看了《重返20岁》,呵呵,感觉一整天状态大逆转。

周二效率高了好多,清空收件箱未读邮件的滋味很棒!
下午跟老板的1:1会议提出了纽约有团队要我的事,
重申了下自己愿意将APAC的事交接好,
老板nice地说I'am happy for you on the transfer,
let me talk to their manager!
于是下班后连运动服都没换就屁颠屁颠地跟同事去打羽毛球了!

周三效率继续高涨,下午给最后一波销售培训我们的新feature,
纵然他们都是听完就完,我换了个思路反向推进,
不然,我没有什么points可以往这个季度的accomplishment里写。
下班前再Pilates一小时,回家跟伦敦开weekly meeting,至此,更新流水账。

以上,可见独处的力量是多么伟大,
虽然渴望男友,爸妈的陪伴,但为何他们在的时候每天就过得很混沌呢?
免疫系统撒娇不说,自己也把自己的生活丢失了。
坦白讲从新年假后都没这么有效率地工作和生活。
工作上开始有勇气突破,比如今天用了一个小时就写了一个新feature的workflow,
以前总觉得是很难的事,今天一气呵成,万分爽快!
也开始多关注健康,早睡早起,认真化个妆出门,
下班后坚持锻炼,且不吃晚饭,已经瘦回96斤了!

怎么办,状态这种东西真不是那么好调节的。
有时会怪别人,粘得太近没有自己的空间,
大多数时候却是自己,或者生理周期造成的低潮和敏感,或是七七八八其他原因提不起兴趣。
面对日渐明朗的争取来的调动,去美国跟他团聚指日可待,
可是谁可以教教我怎么能保持这样饱满的好状态,
即便即将陷入跟另一个人的柴米油盐,也不希望着朝思暮想的陪伴成为彼此的负累。

让我再享受下单身的自由充实与美好吧!

 

 

【Australia Day】

星期一, 01月 26th, 2015

 

 
 

今天是澳大利亚日,也可以算他们的国庆日。
这天并不是他们的建国日,而是纪念1788年第一组英国莫道不消魂军舰到达悉尼港。
他们真正的建国日,或联邦诞生日,应该算1901年的新年。

中午我跑去Circular Quay看传说中的庆典活动,
细雨绵绵,有军舰,有直升机,还有一些陆上和海上的表演,
P&O的三艘大游艇停在歌剧院外的海港,
但总体活动感觉很零散,甚至让人觉得无组织无纪律。

这是个典型的移民瑞脑消金兽国家,大家从全世界涌来这里享受悠闲的阳光沙滩,
所以过得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相互包容也谅解。
所谓的爱国主义,也不怎么强烈,基本就表现在今天路上遇见的装扮着国旗样式的人们,
但鬼知道他们是不是真是澳大利亚人呢,不是也无所谓啦,好玩就行。

另外一些有趣的关于这个国家:
国旗上的星星都是7个角的,代表6个州和一个特区,
右边那5个星星是南十字星;
国徽是一只袋鼠在左,一只鸸鹋在右,
我最初问过一个同事,他说因为这两个动物都能吃,哈哈,
但实际上,因为这两个动物是只会向前进的动物,不会后退,
所以象征澳大利亚是只会前进不会后退的...

好,科普完毕。
情人港的国庆烟火我靠在床上都能看见,也没什么动力去凑热闹。
现在又开始下大雨了,反倒是开着阳台门,窝在床上听雨比较舒坦。

 
 
 

【悉尼短途trips】

星期六, 12月 13th, 2014

忽然觉得有必要立贴总结我这半年都玩了悉尼周边哪些地方。

微信朋友圈里其实都没落下晒图,
在这里诚恳地向让在国内凹糟环境中挣扎生活的童鞋们道歉:
Sorry, 我都是拉仇恨的节奏。

May.31st, 到达悉尼的当天就被Stephi领去Bondi beach;
Jul.26, Blue Mountain, 这是我的第一个离开悉尼的trip,硬是攒到澍来了一起去;
Aug.9, Manly Beach, 我和澍一起,漫步沙滩,木栈道,以及悬崖的bush walk;
Aug.23, Wollongong, 我和同事莹去参观另一个同事的家;
Sep.14, Ku-Ring-gai Wild Flower garden, 厦大校友会的中秋活动;
Sep.21st, Canberra, 第一次跟我司工程师童鞋们出远门——堪培拉的花展
Oct.6, Cowra, 跟另一波华人朋友去看油菜花,及南半球最大的日本花园;
Nov.22, Jarvis Bay, 超美超细的白沙滩,只可惜我身上还有美国回来没好的疹子,没有下水;
Nov.29, Hunter Valley, 平时第一次热气球之旅,这是公司小组的offsite, 那天除了我都是印度人;
Dec.13, Young, 摘樱桃,来回开了共八小时车,樱桃只摘了不到2小时...

这没算上8月份中旬我们去墨尔本玩了4天,
十月份看似只出去了一次,其实因为有一周我都在新加坡,
十一月份前半个月在美国东西南海岸奔波。

对,这很充实,尤其是当你刚到一个地方就能有组织一起活动,很幸运。
其中有三次是跟我司的工程师童鞋们的活动,
他们基本都比我小,是国内顶尖高校校园招聘直接送来海外就业的优秀人才。
有些会常驻悉尼,有些是暂时停留在这里,一年后转去美国总部。

有意思的是,这三次trips,都有非华人同事参与,
Canberra and Jarvis Bay 有个印度小哥T跟我们一起,
不仅贡献他的私车,还充当辛苦的司机;
今天的摘樱桃之旅,有位墨尔本的白人同事参加,
同样是贡献了自己的车,以及充当司机兼驾驶教练(有俩同事借此锻炼开车水平)。

话说我挺佩服他们的,跟我们一帮一兴奋都在讲中文的人出来,
时不时有些尴尬——当大家兴奋地用中文讨论一样东西的时候,他只能睁着大眼迷茫。
我能体谅是因为我那个热气球之旅就是跟一帮印度同事完成的!
他们虽然都还是讲英文吧,可仍有孤立和无助的感觉,尽管他们对我很好。
同样,当这些非华人跟我们一起玩时,我们也尽量照顾他们的饮食(印度哥们儿吃素)和情绪,
尽可能地讲英文,或请教或解释一些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东西,不想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好些地方也许真的一辈子就去那么一次了,
所以这仅有的一次记忆,也必须美好,才不枉费我们的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