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暖晴’ Category

【被宠坏了】

星期日, 02月 1st, 2015

搜一下我们之间的email通信,关于“宠坏”这个关键词出现了不下4次,
还不包括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在嘴边提到的。

其实我和他都是付出型人格,会很主动去为爱的人想很多,做很多事情,
看到别人高兴,是对自己最大的reward.
作为理工科男生+江南人,他是真把操心+细心发挥到了极致,
我在从前的亲密关系习惯了扮演那个负责操心的人,
现在突然有人来为自己,为我们一起周密的计划和打算,着实很受用。

于是从前一个人从北到南,又从南到北打拼的女汉子,就这么慢慢废了...
初来悉尼折腾各种settle down的事还是挺上心的,
再加上人脉广运气好,很多以为麻烦的事其实也都顺利解决了。
7月份他来了一趟,帮我各种收拾打点,开发新鲜玩意,我的依赖症就这么发展起来了。

我会说哎呀,你帮我查下那个公车还有几分钟到!
彼时的他在地球那端,是下午4点半,
而我是早上8点半刚出家门怕走路去码头赶不上船,就打电话给他抱怨...
我又会说,啊,那个订JetStar航班的机票怎么买行李票啊?廉价航空不包行李耶!
因为上次我们去墨尔本订票都是他弄的,而这次轮到我给我爸妈订了,不会了...
我还会说,嗯,我又收到Morgan Stanely的邮件让我登录公司股票账户update个东西,我看不懂...
然后他就教我一步一步地填,甚至在他自己的calendar上订了个提醒,提醒让我在deadline前搞定。

早在我刚到悉尼的时候,他就写过:

”我爱你“这个package里内容比较多,不仅仅是跟你说”我爱你“三个字,
还会有我(有时连带我爸妈)无休止替你操心各种乱七八糟的大事小事,
大多数时候可能表现为婆婆妈妈的唠叨;
有我会对你的体贴和照顾,包括时不时会指手画脚地苛求你把某件事情做得更好;
有我会对我们俩未来的无限规划,哪怕在你还没有考虑”我们“的时候。。。
也许我能吸取点经验教训,努力争取不要把你给宠坏了,但是本质上我觉得我很难有太大的改变了。

在八个月过去后的现在,“宠坏”的发展势头愈演愈烈,
我也觉得自己变得无耻懒惰,还时不时用撒娇兑换。
嗯,于是,最近良心发现,折腾好GoGet时租车,鼓起勇气自己开了一趟DFO来回,
算是训练一下自己的右舵驾驶经验,下周爸妈来玩,可以熟练开车带他们了。

我给他写信求表扬,自己还是可以的,从前女汉子的那些基础还在,还能捡起来!

不过,心里依旧还是很甜蜜的,
因为这不是逞强,因为我知道我身后有他注视的目光,这些小辛苦,绝非枉然。

 

 

 

【500天】

星期三, 01月 28th, 2015

如果算美国时间,2015年的1月27号就是我们认识第500天的日子。
手机里的倒数计日设了这些个日子:

Actually Started是指去年2月28在Lake Tahoe滑雪时的再次相逢,
Officially Started就是5月16号我们在黄山他正式问我愿意做他女朋友么,
最后就是12月23号,他向我求婚。

日子在美好中总是流逝得很快。
500天前我哪想到我会来到悉尼,也没意识到无意间埋下的种子会发芽壮大。

昨天又无意看到1月27日是Before Sunrise上映20周年的纪念日:

其实,我俩也是因为讨论这个三部曲的电影而走得更近,
他说你是一个就算我们只在火车上聊一个小时,我也会鼓起勇气去邀请你下车的Celine.

嗯,你看,我下车了,在等下一班车换去你在的地方,跟你在一起。

 

 

 

【And..I said Yes!!】

星期二, 12月 23rd, 2014

 
 

 

没有太多的奢华,也不是多么的浪漫,
I said YES to him, with tears pouring on my face...

为什么是今天,我问?
因为我想跟你换个不同的身份接下来去新西兰玩儿,他说。

他拿起手机播放那首All of Me, 歌词全部都是他要说的话,
也都是我要说的。

 

 

 

 

【悉尼也有恐怖分子】

星期一, 12月 15th, 2014

这么美丽的周一,高温不过26度,低温也才18度,
湿度56%, 风速24km/h,阳光灿烂到晃瞎眼,
但站在树荫或建筑下就无比舒适。

恐怖分子上午劫持了CBD一家咖啡馆,大概30多人成为了人质,
到现在还在对峙着,有几个有幸逃出来,其他的还未知。
市区下午都紧急疏散了,我们在悠闲的Pyrmont依旧淡定地工作着。

该开会开会,该回邮件回邮件,
5点半还去瑜了个珈,7点跟同事一起在6楼餐厅吃晚饭。
7点半等船时看见远处海港上空有直升机,
一湾之隔的CBD还有警车的警笛在回荡,
我所在的码头,貌似除了候船的乘客少了,没任何异样。

仅此而已!
没有传说中的恐慌,没有紧张兮兮的节奏,
连回家打开尘封已久的电视看现场新闻也觉得颇为搞笑——
逃出来的几个女性人质晃晃悠悠跑向蹲守在建筑外拐角处的特警,
而不是特警像大片那样冲上去把她们抱走...

好吧,我只是联想到澍同学又马上要上飞机来看我了,
上次他来的同一天,马航失事了第二架航班。
嗯,我3月份从旧金山回上海的时候,马航失事了第一架。

我们真是衰神附身啊...
我们的出行就不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点好东西吗?

上帝保佑,你们都平平安安的,尤其是你,澍!

 

【明天心也要作伴】

星期六, 12月 6th, 2014

大周六的早上做梦,梦中的我在哭,以至于哭醒了发现自己确实真的在哭。

梦见和闺蜜小白以及她爸妈一起在吃饭,
聊天中途小白给她妈一个动作加眼神的提示,
然后告诉我,她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接着就冲出去吐了。
她说她也结婚了,今年5月还是10月结的我忘记了。

梦境的镜头一转,我坐在一个像客厅一样的房间的沙发上,
屋子里其他人都在social,我就兀自坐那里哭起来了,哭得很伤心,直到哭醒。

现在打出这些来感觉好苍白,仅凭读文字,无法理解这有什么好哭的。
可是这确实是象征着我内心深处的一种害怕。
这些年辗转了好些城市,离她们越来越远,纵然有各种发达的联系方式,
却并没有很频繁地联系,各自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转着。
社交平台干脆不用,或者,基本也是报喜不报忧。

Azure曾是我大学最好的朋友,毕业后在北京安家,
我09到11年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开始还一起玩过几次,后来就少了。
等我去了上海,就几乎断了联系,直到后来才知道她结婚了,还曾怀孕过。
虽然年初我去北京还在她那里住过,收留我的时候也她毫不犹豫,
但的确就没有更多联系了,她没有主动给过我她的任何社交账号,
我不想揣测她的想法,大家都是奔三的人了,就是不想被关注被打扰吧。

年轻时以为不管天涯海角,我们一定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现在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组建家庭,奔波生计。
真正过得好的,让你知道,恐怕有炫耀的嫌疑,
那些过得不好的,当然就更不想让你知道他们的处境了。

所以不管这是不是故意被好友“冷落”,我其实都可以欣然接受。
只是今早的梦,怎么又给我设了一局,来探测我到底能否抵御再被下一个好友冷落的事实。
我后来给小白发了微信,她下午才回我,安慰我,
说:远远看你生活过得精彩我就放心啦。
我也觉得自己时常在show off,好在她没那么想,我也安心了。

 

 

小白,记得这首歌吧?还有她们的《交换日记》。
我出国前你还给我发过微信,那时你正要搬家从北京去深圳,
收拾东西时看到我们少女时代的日记和信件,一起感慨了一番。

明天心也要作伴 也要勇敢
不管是否天涯两端
只要是情意够长 缘就不短
常常联络不准懒散
明天心也要作伴也要自然
就像现在真诚简单
有事你要人商量 我最喜欢
欢迎找麻烦

人生乐意被人找麻烦的事情可不多,你算一个。

 

 

【Lost in Translation】

星期一, 12月 1st, 2014

某一次在Pyrmont Bridge Hotel 楼上的bar里,忘了是谁的farewell drink,
反正有人离职或调走,都会在那里喝一趟。
我们聊到喜欢的电影,我说我刚看过Her,Drew问你给它打几分,我说5分,我觉得很赞。
他撇撇嘴,说你的5分标准好低,然后我问他都给什么片子打5分,他说暂时想不出来。
后来Zoe提到Lost in Translation, 他们纷纷点头说这个不错,虽然很难打5分,但已经很好了。

于是今晚无聊,在YT上花了7.99刀买了这部片子在线温习一遍。
其实多年前还在上大学时就看过了,只记得Scarlett很美...
如今再看,异国他乡,语言不通,即便住在高级酒店,也行尸走肉,空洞乏味,
呵呵,只有有过这样经历的人,才深刻地懂得吧。

在印度,在东京,在香港,在台北,在旧金山,在纽约,在新加坡,
我也曾是那个Lost in translation的人,住在或高级或普通的酒店里,
白天忙于应付工作,连轴开会,晚上拖着疲惫身体回到酒店,想玩的心都化做早点睡觉的动力,
好容易闲下来,也左思右想该不该出去,因为,害怕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晃荡。

我已经打起余下不少的精神去尽可能地感受出差经过的每个城市了,
好在他们都是大都市,足够繁华,足够忙碌,足够多的人穿梭以显示你的孤单是多么微不足道。
我曾在新德里被黑导游带去一个地下商店买纪念品买他们很贵的丝巾,本着破财消灾的观念也就硬着上当;
我曾在东京的代代木公园的某一长椅上累到睡着,因为暴走了好多路,而且不想那么快回酒店窝着;
我曾在香港的深水埗公园一个人回味当初读书时的感觉而被人搭讪,
并一路跟踪到地铁站,吓得我假装一直给人打电话不理他;
我曾在台北自己坐火车去放天灯的那个小地方玩了一天,写简体字的祝福在天灯上被众多本地游客瞩目;
我曾在旧金山日暮的渔人码头见证一对gay couple的安静浪漫求婚,
冷风中饿着肚子独自感慨坐有轨电车回酒店;
我曾在纽约看百老汇的妈妈咪呀,坐在后排忘带眼镜,克制自己不要睡着,囫囵地看到最后起立鼓掌;
我还在新加坡闷热的雾霾天逛圣淘沙,买了张可以玩好多项目的通票但实际只玩了不到4样。

都是一个人,被成群或成双成对的人侧目的落单的人。
我自嘲这样轻松自在,但还是渴望有人陪伴,跟人分享,而且,是对的人。

原来很多时候把自己搞得很忙很丰富就是一种逃避孤单的方法,
我在尽量填满周末的日程,倒数着下个他来团聚的日子,不然,寂寞会把人摧毁。
我想,真正内心平静和内心强大的人,是不需要做这些吧。

2014年的最后一个月,看国内朋友说北方大风降温时,
我却穿着短袖睡裙,盖着夏凉被,敲下这些字。

外面起风了,有蝉鸣,有蛙叫,嗯,多么美好的夏夜12月。

 

 

 

 

【Count down till...Dawn】

星期五, 10月 31st, 2014

整整倒数了72天,现在,临行前的最后一晚,只睡了不到4小时就醒了。

第一次看到了黎明时的悉尼——同黄昏一样灿烂。
City的剪影在金色朝阳里清晰起伏,我的小阳台,将他们尽收眼底。

 

似乎上帝是要让我们公平,
两个多月前他几乎彻夜未眠地搬家然后赶飞机来我这里,
而我也无法好好入睡,即将体验15+6跨越半个地球的长途飞行去他那里。

摊了一地的行李,要带够四季的衣服,
邮箱里又挤压了一晚未读邮件,等下要处理。
我也不知道这么辛苦是为何,但久别重逢实在太美好,于是生物钟都帮着把兴奋预备好。

Everything is ready, before sunrise.

 

 

【Serendipity, or Destiny】

星期日, 09月 14th, 2014

今天在厦大澳洲校友会上,一个2010级英语系的姑娘要加我的微信。
我加完她后问她中文名字叫什么,她说我发给你哈。
彭弋展,我念道,她说学姐真是有文化,好多人都念不对我的名字。
我笑笑,还好吧,不算什么生僻字。

然后,突然意识到这场景仿佛有些熟悉。
2013年9月14日,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城外Dublin附近的鲤鱼门茶餐厅,
他坐在我左边,我问他的名字,他说叫澍,三点水那个澍。
哦,及时雨的意思吧?我脱口而出。
他愣了一下,笑着说,嘿,不错哦,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字的意思。
呵呵,因为我有个学弟名字里也有这个字,我诚实地回答道。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就这样,一整年了。

你是我的及时雨,而我却是你生命中的姗姗来迟。
是你让我相信了命运,还有那可遇不可求的缘分的注定。

 

 

 

【Heaven is a place nearby】

星期六, 08月 30th, 2014

 

下着雨的周六下午,抽风般自己去逛了那个Royal Botanic Garden.
到那个著名的麦考瑞夫人chair时,夜幕随着厚重的阴云一起降临了。

一个月前回国创业的学弟专门给我发邮件推荐这个景点,
说这可是能把歌剧院和海港大桥一起收入镜头的好地方。

 

 

静谧的大园子,细细的雨,把手机里收藏的音乐几乎快听完一轮。
想起了外婆,昨天是她的一周年祭。
好快,她都没有机会知道我已经来到地球的另一端。
那个小时候半夜哭闹不止以至于早上邻居们排队来家里抱怨的小姑娘,踉踉跄跄长大了。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说,我一直记得:
还在上小学的我曾经把她一盘张明敏的磁带不小心洗掉了一部分,
因为怕她发现,索性直接扔到已经没人住的隔壁家的院子里,
待她找不到那盘磁带来问我时,我故作镇静说不知道,她也没追究。

不知怎地,这件事在我去年回去看见她在病榻前垂危的时候,竟然浮上脑海。
我应该单独跟她待一会儿,向她confess,即便她已经完全不记得,甚至完全听不懂了。
她带我长大,那么多艰辛,我欠她的恩情多到不足以提出这件的小事,
可它真切地盘踞我心如此之久,直到她走我都没机会给自己一个解脱。
我没有告诉她,那盘磁带里我最爱听的就是《外婆的澎湖湾》。
 

 
天堂是个不太远的地方,去年天空里多的那颗叫外婆的星星,希望南半球依旧可以看见。
每当想起你眼眶会湿,鼻子会酸,声音会颤,不需要多余的解释,这就是爱。

 

 

【Rainbow Across】

星期四, 08月 21st, 2014

 

下午四点左右,突然看到几个同事挤在落地窗前,我凑上前一看,God,这也太美了吧!
于是决定冲上6楼的阳台去照个完整的!
 

 

诡异的黄灰色乌云下压了一泓蓝天,淅沥沥的小雨飘洒着,与金色夕阳一起合作了这神奇的moment.

可惜他走了。
早上推掉了两个会,也没理老板的gTalk留言,只顾去机场送他。
我可能可以overcome这般别离情绪,
但这美到震撼的场景没能有机会跟他一起分享,失落感甚于忘记深情的机场吻别。

爱,从最初的激情,慢慢渗透到日常的平淡与习惯,
之于我,唯有贯穿始终的分享精神不会湮灭。
让对方即时感受到我的感受,声,光,味,形,色,
再拥抱或对视,一切尽在默契中。

这座彩虹桥要跨越太平洋和北美大陆才能把我的感受传达给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