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活第二周】

Posted On: 星期一, 07月 13th, 2015 at 00:28

难得一个周日早上,天气晴好,鸟语花香,能静下心来写点东西。

已经上了两周班了,被爸爸问及什么感受,我说没什么,一切都很熟悉呗,
不过也在尝试着改变生活习惯,早睡早起,加强锻炼。

从这周三开始决定早起跑步,7点起来,10分钟换衣,跑跑后山上有条来回大约三公里的路。
那是条绿树成荫,且非常安静的路,靠山的一侧是有钱人的大宅院和草坪。
4月份来的时候数次看见可爱的小鹿们在那里吃草,所以我的晨跑多半是为了能再次与他们相遇。
可惜,坚持了两天,什么都没有看见。

澍买了个大功率的榨汁机,什么都可以搅碎了打,跑步回来的早餐通常是蔬果汁或五谷豆浆。
周四早上我拖他起来一起跑,直到下了点小雨才决定回家继续做室内燃脂运动。
满头大汗的同时也觉得皮肤变得白里透红,再洗个澡,舒服地喝点果蔬汁,他就载我去火车站。

美好的早晨也会被破烂的美国铁路系统搞砸。
那天我们到了车站一看时刻表,发现8点半的那班莫名取消了,下一班要到9点12,极度郁闷。
这趟火车在早高峰的间隔是半小时,我要坐到纽瓦克再换另外一班进纽约然后再转地铁。
整个上半过程要1个半小时,突然感觉回到了当年在北京住亦庄去五道口上班的节奏了。
火车旧,慢,还贵,单程到纽约Penn Station要9块25美金,
加上2.75的地铁费,一天下来我的交通费就要20多刀,让上海悉尼的交通费都靠边站吧!


------------------------- 每天上车的火车站,很乡村的感觉吧 ----------------------------

 


————————————— New York Penn Station Subway ———————————

 

到了公司一般都10点以后了,赶不上早饭是预期中的。
好在也没什么人管我,Lyzelle是我的同事,但目前我们坐得比较远,我来的早还是晚她也不知道。
Manager Rachel在芝加哥,跟纽约还有1小时时差,所以我只要不太过分,都没问题。
这两周的中午都跟伟杰混着吃饭,他是2年前我们在台湾招的同事,当时就是接替我的工作,所以比较熟。
他最近三个月在纽约做rotation, 顺便找了个职位tranfer过来,好跟他在伦敦的女友近些。
摸出些规律来:11楼的餐厅最好吃,但人也最多,8楼的餐厅有阳台可以坐出去,5楼的常常有寿司。
嗯,饭搭子接下来一个月要回台北了,我有必要展开雷达认识更多的人了。


—————————— 8楼餐厅的Mid Town View—————————

 

由于住得远,平时生活确实很两点一线,下了班赶地铁火车回到新泽西村里就7点多了。
夏天还好,通常日落要到8点半以后,冬天的话可就惨了,天黑了还可能不安全呢。
这就牵扯到我们要搬家的事。
澍之前要买的房子出了些贷玉枕纱厨款的问题,有可能因为那公寓的类型不好贷玉枕纱厨款而买不了。
我们昨天又去看了些Jersey City其他的房子,一边等贷玉枕纱厨款消息一边做买别的准备。

周末时间就都是自己的啦。
上周恰逢美国独立日放假,我们去了一次Jersey shore海边,还去一天费城历史文化游,很充实。
夏天的新泽西海滩比我预想得要好,上次是初春来的,去了一趟长岛,非常萧条,
以至于我对这边海滩的预期非常低,十二万分舍不得澳大利亚蓬勃的海岸线。
不过Seaside Park算是补偿了我的期望,后来我们还买了海滩椅,阳伞,冲浪板等,下次再去玩。
 

 
 

 

虽然美国总体来说比澳洲脏乱差,但还是能时不时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友善,
或者是一些小细节让你觉得生活很美好。
比如下雨的下午坐电梯下班被同轿厢的大叔关心没有伞小心被淋湿哦;
比如坐Path时站着昏昏欲睡被左边的黑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叔拍醒指给我一个座位让我坐;
比如第一天上班在地铁里随我一起进入车厢的四个黑人开始唱阿卡贝拉,超级好听,cheer up your whole day.

嗯,保持一颗向上的心,在哪里都可以随遇而安吧。

 

 

 

Categories: 行摄匆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