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来如山倒】

Posted On: 星期二, 02月 17th, 2015 at 19:56

你说这么好的空气,没有雾霾没有粉尘,好端端地我咋就病毒感染倒下了?

就在我爸妈来的那一天,扁桃腺发炎,从晚上接到他们就开始疼,
第二天起床就开咳嗽,还坚持陪他们逛海港大桥要用掉上次跟澍爬桥时送的观光券。
再接下来的一周,就是逐步恶化成各种上呼吸道发炎病变的集中体现。
我吧,也是活该,被我妈忽悠说吃消炎药就好了,于是她把国内带来的头孢XX一天喂两次,
只有扁桃腺后来确实不疼了,但是咳嗽和鼻塞是一点没有好转。

于是乎,还拼着命带他们去了趟墨尔本 —— 早就订好的行程,不能退啊!
坐飞机,坐大巴,打个Uber去Airbnb房东家,一路都得我来操持可偏偏我又咳得不能连续说话10秒以上...
他们不能吃西餐,一顿都不行,连尝都不想尝;
我爸抽烟成瘾,几乎两天一包,我还要负责去给他买;
我妈是动不动就晕车,要不就是要喝热水,要到处找厕所...
可怜我拖着个病体,还要为他们鞍前马后,晚上睡一个房间咳到睡不着还被嫌弃...
我真的想撂挑子不干了啊!!!

墨尔本的第三天本来是我租了车开去市区一个半小时路程的淘金小镇玩一天,
早上到租车公司被告知我一定需要打印出通过网络预订的voucher, 电子版不认,
我又满街跑着找打印店,已经满肚子气了,回到租车公司又被告知我的驾照必须有正规英文翻译,
我在美国Hertz租都没人问我要翻译件,我以为澳大利亚也一样呢!
他们就是傲慢地眼皮都不抬一下地说,我们不能给你车除非你提供合法翻译。
那我已经pre-paid了啊! 我说。
那可不是我们的事,我只为Europcar工作,她瞟了我一眼说。

我拿着一堆材料走向坐在一边等我的爸妈的时候,终于止不住哭了起来。

所以这个墨尔本之行就大洋路那个一日游还凑合,其他都不美好。
回想起来坐在电车上突然嗓子深处痒得要死咳个不停的难受劲,
周边人鄙视异样的目光,真的想一死了之...

快快好起来吧,不然这个年也过不好。

Categories: 暖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