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短途trips】

Posted On: 星期六, 12月 13th, 2014 at 20:56

忽然觉得有必要立贴总结我这半年都玩了悉尼周边哪些地方。

微信朋友圈里其实都没落下晒图,
在这里诚恳地向让在国内凹糟环境中挣扎生活的童鞋们道歉:
Sorry, 我都是拉仇恨的节奏。

May.31st, 到达悉尼的当天就被Stephi领去Bondi beach;
Jul.26, Blue Mountain, 这是我的第一个离开悉尼的trip,硬是攒到澍来了一起去;
Aug.9, Manly Beach, 我和澍一起,漫步沙滩,木栈道,以及悬崖的bush walk;
Aug.23, Wollongong, 我和同事莹去参观另一个同事的家;
Sep.14, Ku-Ring-gai Wild Flower garden, 厦大校友会的中秋活动;
Sep.21st, Canberra, 第一次跟我司工程师童鞋们出远门——堪培拉的花展
Oct.6, Cowra, 跟另一波华人朋友去看油菜花,及南半球最大的日本花园;
Nov.22, Jarvis Bay, 超美超细的白沙滩,只可惜我身上还有美国回来没好的疹子,没有下水;
Nov.29, Hunter Valley, 平时第一次热气球之旅,这是公司小组的offsite, 那天除了我都是印度人;
Dec.13, Young, 摘樱桃,来回开了共八小时车,樱桃只摘了不到2小时...

这没算上8月份中旬我们去墨尔本玩了4天,
十月份看似只出去了一次,其实因为有一周我都在新加坡,
十一月份前半个月在美国东西南海岸奔波。

对,这很充实,尤其是当你刚到一个地方就能有组织一起活动,很幸运。
其中有三次是跟我司的工程师童鞋们的活动,
他们基本都比我小,是国内顶尖高校校园招聘直接送来海外就业的优秀人才。
有些会常驻悉尼,有些是暂时停留在这里,一年后转去美国总部。

有意思的是,这三次trips,都有非华人同事参与,
Canberra and Jarvis Bay 有个印度小哥T跟我们一起,
不仅贡献他的私车,还充当辛苦的司机;
今天的摘樱桃之旅,有位墨尔本的白人同事参加,
同样是贡献了自己的车,以及充当司机兼驾驶教练(有俩同事借此锻炼开车水平)。

话说我挺佩服他们的,跟我们一帮一兴奋都在讲中文的人出来,
时不时有些尴尬——当大家兴奋地用中文讨论一样东西的时候,他只能睁着大眼迷茫。
我能体谅是因为我那个热气球之旅就是跟一帮印度同事完成的!
他们虽然都还是讲英文吧,可仍有孤立和无助的感觉,尽管他们对我很好。
同样,当这些非华人跟我们一起玩时,我们也尽量照顾他们的饮食(印度哥们儿吃素)和情绪,
尽可能地讲英文,或请教或解释一些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东西,不想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好些地方也许真的一辈子就去那么一次了,
所以这仅有的一次记忆,也必须美好,才不枉费我们的辛苦。

 

 

 

Categories: 琐碎美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