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Celine】

11月 12th, 2015

终于到了这一天,把这个经营了十一年的地方搬家。

Hey Celine, 是我花了不到一周建起的新家,如果你还在关注我,请移步:

https://www.heyceline.com

搞了个好记的域名,真正把那里当一个个人网站来运营,前提是squarespace不倒...
我请朋友测试过了,squarespace在大陆没有被东篱把酒黄昏后墙,可能打开有些慢,但是我有很用心设计哦~~

今天是我三十岁的生日。
十一年前还是个刚考完高半夜凉初透考的学生,坐在家里用联想1+1家用电脑ADSL网线申请了这个博客账号。
感谢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让我有地方回味,也因此交了不少博友,甚至即将一起走入人生下一段的男友。
787篇日志,没有结束。

祝我生日快乐!

 

 

 

【Breaking Bad Finale】

10月 26th, 2015

8月的最后一天搬进这个新房子,9月开始看Breaking Bad,
到今晚,全部五季,63集,终结!
实际上它已经终结两年了,后知后觉才开始看,但仍不影响我给它高分!

 

 

中学化学老师,overqualified, 曾跟人创业但提前退出未得到应有的报偿,
家有残障teenager儿子,无业且怀着二胎的老婆,
以至于下班还要去洗车行兼职洗车打工养活家用。
50岁生日到来之际又发现自己得了肺癌,生活把他逼上了绝路。
一次他跟着缉毒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妹夫办案遇见自己多年前的学生在制毒吸毒,
萌发了可以凭自己技术做meth来赚钱治病养家,从此走上不归路。

人物设计丰满,情节紧张巧妙,90%都很合乎情理(太多美剧后来都编瞎了),
你可以在其中洞悉人性险恶,人心叵测,体会生活的无奈与妥协,
甚至触摸到很多超越了金钱诱惑,更加强烈的自负,成为了原始驱动力。
这成了我和澍最近一个多月来除了装修最关心的东西。
每天下班回家最盼望的就是看1到2集这个剧,
连同事热情邀请我去看棒球比赛我也婉拒,
心想有那时间看不感兴趣的球,还不如回家多看几集这剧呢。

昨晚看到倒数第三集Hank被杀,虐心得睡不着觉,澍喂了我颗褪黑素才安定下来。
今晚这最后两集,老白回来把仇一报,自己在lab里倒下,我都跟着如释重负了。

国内在流行《琅琊榜》,很遗憾,要是Breaking Bad能公开引进中国,一定更大得人心。
我没有入戏太深,只怪它拍得太认真。

另附一个Buzz Feed的关于此剧的细节发现列表,怒赞:

http://www.buzzfeed.com/robinedds/look-on-my-works-ye-mighty-and-despair#.vd02dD8ww

 

 

【第二个在美国的中秋】

09月 28th, 2015

2013年的中秋我也在美国,好像还是个工作日。
在San Bruno上完班跟同事坐班车回三藩市区,
她带我去她家参观,还爬到她屋顶,看了会儿大圆月亮。

今天,体贴又甜蜜的澍同学订了曼哈顿游轮,带我坐船赏月。

阴云密布的曼哈顿下城,感觉能看到月亮的机会很小。
 

 

而西边新泽西方向,则出现了短暂的粉色晚霞。
正好船靠近了自由女神像,赶紧咔嚓上这个完美的角度。
 

 

船掉头回东河的时候,月亮正好升起来了。
可惜渣iPhone只能拍出这种效果,后悔没带大相机来。
 

 

甲板上的人们有庆祝生日的,结婚三十周年的,订婚的,
节奏流行音乐飙起,大家热情奔放地扭动身体。
凉风吹起,我抱着澍跟着人群摇摆。
 
嗯,希望每个中秋都能看见圆月,每个中秋都有彼此陪伴。

 

 

【9.14两周年】

09月 15th, 2015

一整天的summit,下班还要跟跟老板和加州飞来的同事吃饭。
眼大肚皮小地点多了,叫服务员打包准备带回家给澍吃。
上次他似有非有地抱怨过我在外面吃晚饭不给他带,这次我记住了。

赶火车的路上路过一家看似比较高级的花店,
想想两周年了我也没买什么给他,买朵花吧。
于是一个面目清秀的纹身小哥帮我挑好的两朵花打包,满心欢喜地拎上火车。

到站正好错过一辆公车,心里有些不爽,
打电话要他接我,刚加班回来在路上的他也不是很乐意,但表示还是会绕过来。
半小时后等到了他,看见我买的花,说,哎呀你买花了啊,我还说等下带你去买呢,
我就故意来了句,指望你接我回家都难,还指望你买花吗?

然后,矛盾爆发...
...以上省略一万字...
总之,发泄完了又好了,我们现在并排坐在床上准备一会看一集Breaking Bad睡觉。

呵呵,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工具吧。
第二年,开始有磕磕绊绊,不过还能理性沟通迅速和好。

You have long way to go!

【第N次搬家】

08月 30th, 2015

真是记不得第几次搬家了,这些年到处漂泊,总算可以搬去一个暂时稳定的地方了。
周五中午澍去和中介,律师等签好合同,我们的房子才算正式落定。
下班后我坐火车到Secaucus, 这会成为我今后日常通勤的火车站,他接上我,一起去了新房。
我们坐在空荡的房间,我拎起钥匙,跟他自拍了一张,
嘿嘿,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才开始呀亲爱的,我说。

是啊,接下来要操心的事更多,搬家,装修,没有一样不头大。
我们现在的房子9月份就不能住了,所以这个周末必须搬去新家。
从昨晚开始我们就在收拾东西了,今天又几乎是一整天。
中午已经将收拾好的所有衣物运去一趟了,明天他会租辆厢式货车,
叫了两个男生朋友,彻底把剩下的一口气全搬过去。

新家还需要装修一些部分,厨房,和卫生间都比较旧,几乎要打掉重换。
客厅一角有个壁炉,样式也很老旧且占位很大,我们也想改动,
我们都没有任何在美国装修的经验,所以决定花钱请个设计师来规划一下,
然后再找工人按要求装修——这里人工很贵,分开找估计会省钱。

不过要面临的是装修期间我们依旧要住在那里,澍说这样好起到监工作用,也方便他们有事联系我们。
我虽有不情愿也没办法,毕竟他的顾虑是对的,只是如果到时真的受不了什么粉尘或味道,
他答应我们一起去曼哈顿住几天躲避一下就好,哦耶,我也有借口可以住住城里了。

时不时有新期待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很累很开心是个不错的状态。

 

【有幸为母校忙碌一次】

08月 24th, 2015

这真是个忙碌的周日,而且都跟厦大有关。
早上及中午在华盛顿桥下的公园参加厦大大纽约地区的烧烤活动,
2点半赶到曼哈顿公司履行带团义务,分三批带领30位教职员工参观我们的办公室。

之前在悉尼混过几次校友会的活动,奇怪的是除了七八十年代和2010年之后的两批人,
几乎很难找到跟我年纪相仿的,已经在其他渠道认识的不算,感觉断层得很厉害。
究其原因,可能是九十年代和2010年之前的人都没怎么留下,或不屑参与这种活动,
老一辈的多半都快退休,有时间,新过来也想借机networking,认识点人,
就是我们这类夹心层,可能是忙事业,可能是回国了,总之不活跃。

因此对美国的校友会也没太大期待,那个微信群里的实名一看就觉得也挺断层的。
不过今天还真不错,认识了几个大概小我3-4届的学弟学妹,蛮优秀也蛮有想法的。
美国的学校多,纽约的工作机会也多,的确吸引了不少国内的学生来深造和就业,
尤其是金融行业,很多都是“矿工”(Quant),量化分析师,听起来很高大上但不知私下加班心酸有多少。

之后带了三拨团可真是把我累惨了。
联系我的老师就是以前漳莫道不消魂州校区导游队的老师,现在我重操旧业,全凭自己学,无人培训。
要先把公司介绍词打印出来,自己跑去去4楼实地走了一遍,看看每个点在哪停留要说什么。
又跑下大堂登记他们的名字,看门的黑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叔帮我一一打印名牌,我要笑容可掬地应付他一幅不耐烦的表情。
三躺下来1小时10分钟,都没来得及喝口水。
有几个老师要跟我合影,说回去给我写个杰出优秀校友的报道,
呵呵,我说还是别了,就是个打工的,要是我自己开的公司,估计还能算个杰出。

反正是我自己揽的活,怪不得别人。
倒是挺长知识的,比如说我们这个楼是曼哈顿第四大的办公楼,比帝国大厦的平方英尺还多,
比如我们这个楼是1932年建的,2010年我们花了1.9 Billion买下来的,等等。
现在我是对4楼的整个楼层了如指掌了,至少走错电梯和门的情况不会再发生了。

渐渐地已经觉得自己不再喜欢social和被关注了,
但依旧愿意做一些不带太多目的的帮助,帮助完成,我能满足,到此为止,
至于要不要再进一步,完全取决于之后是否有缘分。

今天加了一堆校友的微信,说实话很多并不是主动的,
不见得都是同道中人,一推半就总是无奈。

算了,任务完成,在没有空调的办公室打完这篇,回家吧。

【美国生活第二周】

07月 13th, 2015

难得一个周日早上,天气晴好,鸟语花香,能静下心来写点东西。

已经上了两周班了,被爸爸问及什么感受,我说没什么,一切都很熟悉呗,
不过也在尝试着改变生活习惯,早睡早起,加强锻炼。

从这周三开始决定早起跑步,7点起来,10分钟换衣,跑跑后山上有条来回大约三公里的路。
那是条绿树成荫,且非常安静的路,靠山的一侧是有钱人的大宅院和草坪。
4月份来的时候数次看见可爱的小鹿们在那里吃草,所以我的晨跑多半是为了能再次与他们相遇。
可惜,坚持了两天,什么都没有看见。

澍买了个大功率的榨汁机,什么都可以搅碎了打,跑步回来的早餐通常是蔬果汁或五谷豆浆。
周四早上我拖他起来一起跑,直到下了点小雨才决定回家继续做室内燃脂运动。
满头大汗的同时也觉得皮肤变得白里透红,再洗个澡,舒服地喝点果蔬汁,他就载我去火车站。

美好的早晨也会被破烂的美国铁路系统搞砸。
那天我们到了车站一看时刻表,发现8点半的那班莫名取消了,下一班要到9点12,极度郁闷。
这趟火车在早高峰的间隔是半小时,我要坐到纽瓦克再换另外一班进纽约然后再转地铁。
整个上半过程要1个半小时,突然感觉回到了当年在北京住亦庄去五道口上班的节奏了。
火车旧,慢,还贵,单程到纽约Penn Station要9块25美金,
加上2.75的地铁费,一天下来我的交通费就要20多刀,让上海悉尼的交通费都靠边站吧!


------------------------- 每天上车的火车站,很乡村的感觉吧 ----------------------------

 


————————————— New York Penn Station Subway ———————————

 

到了公司一般都10点以后了,赶不上早饭是预期中的。
好在也没什么人管我,Lyzelle是我的同事,但目前我们坐得比较远,我来的早还是晚她也不知道。
Manager Rachel在芝加哥,跟纽约还有1小时时差,所以我只要不太过分,都没问题。
这两周的中午都跟伟杰混着吃饭,他是2年前我们在台湾招的同事,当时就是接替我的工作,所以比较熟。
他最近三个月在纽约做rotation, 顺便找了个职位tranfer过来,好跟他在伦敦的女友近些。
摸出些规律来:11楼的餐厅最好吃,但人也最多,8楼的餐厅有阳台可以坐出去,5楼的常常有寿司。
嗯,饭搭子接下来一个月要回台北了,我有必要展开雷达认识更多的人了。


—————————— 8楼餐厅的Mid Town View—————————

 

由于住得远,平时生活确实很两点一线,下了班赶地铁火车回到新泽西村里就7点多了。
夏天还好,通常日落要到8点半以后,冬天的话可就惨了,天黑了还可能不安全呢。
这就牵扯到我们要搬家的事。
澍之前要买的房子出了些贷玉枕纱厨款的问题,有可能因为那公寓的类型不好贷玉枕纱厨款而买不了。
我们昨天又去看了些Jersey City其他的房子,一边等贷玉枕纱厨款消息一边做买别的准备。

周末时间就都是自己的啦。
上周恰逢美国独立日放假,我们去了一次Jersey shore海边,还去一天费城历史文化游,很充实。
夏天的新泽西海滩比我预想得要好,上次是初春来的,去了一趟长岛,非常萧条,
以至于我对这边海滩的预期非常低,十二万分舍不得澳大利亚蓬勃的海岸线。
不过Seaside Park算是补偿了我的期望,后来我们还买了海滩椅,阳伞,冲浪板等,下次再去玩。
 

 
 

 

虽然美国总体来说比澳洲脏乱差,但还是能时不时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友善,
或者是一些小细节让你觉得生活很美好。
比如下雨的下午坐电梯下班被同轿厢的大叔关心没有伞小心被淋湿哦;
比如坐Path时站着昏昏欲睡被左边的黑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叔拍醒指给我一个座位让我坐;
比如第一天上班在地铁里随我一起进入车厢的四个黑人开始唱阿卡贝拉,超级好听,cheer up your whole day.

嗯,保持一颗向上的心,在哪里都可以随遇而安吧。

 

 

 

【Gap Month】

06月 27th, 2015

 

这是我入职Google三年半以来休的最长的一次假了。
从北京到上海到悉尼,异地异国调动了两次都未曾休过一天,
这次狠心向老板要到了这个gap month,犒劳下自己。

这个六月,澍也请了三周假从美国过来陪我。
第一周在澳大利亚,我们去了3天大堡礁,回到悉尼后他陪我做完了checklist上所有的事。
第二周回国,先是在上海签证面试,当日下午去北京更新他的身份证待了2天,
再一起回郑州,跟我的家人朋友见面,还抽空去了趟少林寺,看了很棒的禅宗少林大典。
第三周再回上海,本以为24号就能走,可美国签证系统崩溃,
我们就在松江陪他父母,间或进城看看同事朋友。
本以为还能再赖一周,谁知今天护照突然拿到了,于是赶紧订了周日的票赶下周一去上班。

马不停蹄赶场一样的休假其实没休息到哪里去,
实在太多要做的事搞得我各种上火长痘口腔溃疡,比上班还累。
有那么一下恍惚,是周二回环球金融中心看望老同事,
一走进大厦Lobby那股淡淡的香水味和地板墙砖的金黄色,
顿时让我穿越回曾经的时光,澳大利亚的一年几乎全部可以抹去如同从未发生,
可见环球的那两年多岁月是烙下了多深的痕迹。

来不及感慨什么了,一路狂奔去下一站吧!

 

 

【最后一个工作日@Sydney】

06月 4th, 2015

 

早上故意辗转两个码头去坐了轮渡上班,
中午照例和同事吃完饭去公司附近的公园散步晒太阳,
晚上和朋友去Dance company跳了最后一次jazz课,
回来看到下午下班前发的farewell邮件有了好多回复,甚是感动。

这一个星期都很忙,忙到飞起来。
但还是坚持去做了以前常做甚至一直没时间做的事。
瑜伽,羽毛球,跳舞,还尝试了一次公司的按摩服务,非常赞。

这一年真的好快,时间真的是在开玩笑一般,
在你想赶快结束异地恋的煎熬时它像蜗牛一样慢,
但你想继续享受南半球风光和lifestlye时它却真的白驹过隙。

就算把bucket list里的项目都check完,也还有好多遗憾:
没有去过的地方太多,可能需要至少一个gap month才能走完:
中部的大岩石,黄金海岸和布里斯班,南澳的阿德莱德,西澳的珀斯,塔斯马尼亚岛...
我也尽可能多地体验着,但时常为了完成任务去做,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我和Google Sydney的缘分到此为止,
明晚还有一场farewell drink, 然后就继续向前吧。

 

 

【5.31.2015】

05月 31st, 2015

悉尼一周年,2014年的5月31号早晨,我到达悉尼。

今天Rebecca订了Vivid Sydney观光游船,请我一起看。
遥记去年刚来时的第二个周末还自己冒雨端着相机跑去歌剧院去拍Vivid Sydney,
而现在,在看show之前,我的主要任务是在家把美国签证的DS160表填好。

悉尼的一整年,由各种活动拼凑,对于短期停留的visitor而言,正好尽享一年的完整体验。
6月是Vivid Sydney, 著名地标的奇幻灯光秀
7月8月是Christmas in July, 去年在蓝山意外经历了!
9月10月是春天,可以去郊外看油菜花
11月有满街绽放的紫色Jacaranda,还可以摘樱桃
12月是夏日圣诞,跨年烟火,全城狂欢
1月是去海边游泳冲浪潜水的最佳季节
2月中国新年的大游佳节又重阳行很欢乐
3月有Mardi gras大游佳节又重阳行,开眼界的“彩虹盛世”
4月复活节,Easter show农展会,还有Anzac Day.
5月可以去蓝山看红叶,层林尽染的最佳季节

于是,一个轮回就这么结束了。
于是,我基本都享受了,留些遗憾的小尾巴满足地离开。

——————— 今天傍晚昙花一现的晚霞 ——————

 

 

————————————   Vivid Sydney from the cruise  —————————————

 

———————————— Vivid Sydney at Circular Quay ——————————————

 

——————————————— 明月当空,虹桥横卧 ————————————————

 

—————————————— Firework at Darling Harbor —————————————